致字幕网站的倒下:原来我们和上一代人并无不同

致字幕网站的倒下:原来我们和上一代人并无不同

2014-11-24 传媒圈
0

文丨乳酪蛋糕

一直以为,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和上一代不一样了,我们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有了权利意识。然而,最近的一件件事情让我体会到,我们和上一代一点不同都没有,只不过更犬儒了,学会了用种种新的段子来自嘲,只此而已。以下文章为转帖,看了颇有感触所以转过来。

几年以前,我曾经嘲笑过某科技界大佬。当时他说:也许90后、95后会慢慢不知道谷歌是什么网站。

那一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联网公司,活在互联网的一代中国人,会不知道他们的网站?

今天,我收回这句嘲笑。因为这件不可能的事,它慢慢变成了现实。

没有人再关注什么谷歌不谷歌。对他们来说,百度也蛮好用的,反正他们几乎没用过谷歌。没有谷歌又怎样?大家还是开心的刷微博,看微信,听歌,看娱乐节目。对于从来就不知道谷歌的人来说,少了谷歌又有什么影响?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Facebook的。其实这个网站和校内一样,也挺蠢的。可在上面你能看到老外们的生活,可以轻易的跟一万公里以外的人互相拜访,可以看到很多根本不会开到校内上的主页。你用汉语回复,下面给你聊起来的可能是香港仔,可能是台湾人。你用英语回复,说不定有比你英语用的更蹩脚的寂寞的北欧人来跟你搭讪。你感觉地球真的变成了地球村,你还没拉门走出去,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然后,它就没有了。起初,它的失踪激起了很大的声音,后来,声音就消失了。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Twitter的。其实这个网站和微博一样,也不过是些信息流,刷上一整天,也不见得有什么用处。但至少,你可以以最快速度获取你想知道的任何新事,你会真正了解什么事情在全世界是流行的,而不是经过各种截图、翻译、转发,甚至曲解、断章取义、黑白颠倒的东西。你知道的是真相,赤裸裸的,也许有点太短的真相。但至少中间不会有无数人的加工与再加工,偏激、片面,就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不管后来者有意还是无意。

然后,它就没有了。首先是它的本体没有了,然后它的模仿者也没有了,模仿者的模仿者也没有了。只剩一个模仿者的模仿者的模仿者,现在你每天能在上面看到无数广告。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YouTube的。对于有的人来说,这个网站就是个大型优酷,当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没有YouTube,我们中国人会很快让优酷超过YouTube。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视频还是那么卡,内容还是那么垃圾,原创还是那么容易被盗窃,视频丰富度还是那么的可怜。在YouTube上,你能看到全世界最棒的手艺人,最逗乐的笑话,最天马行空的创意,最激荡人心的音乐,最美好的完美瞬间,可在优酷上,你想看一分钟视频,请先看半分钟广告。

哦,对了。Instagram,有些人可能感觉它和QQ空间也差不多。可我在上面关注了六百多个摄影师,它们都是顶好顶好的影像记录者,每天看他们的作品,我感觉到很幸福,那种即使没有到那里去,也身临其境的幸福。我还在上面认识了一个日本的爱自拍的帅小伙,一个爱喝酒的韩国大叔,一个十年前到过中国今天会在每张我发的紫禁城照片下点赞的美国大爷,一个美丽无比的俄罗斯妹子,我和他们基本上都难以交流,语言是很大的障碍,但几个简单的单词,心意也就到了,这种感觉,有时候比多年老友相聚还兴奋。因为这是人类不同族群自由交流互相沟通的过程,这种过程很神奇,真的很神奇。

可现在,它没有了,它之所以没有就因为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你在搜索特定的词汇时,会搜出来特定的照片。虽然这么搜的人并不多,虽然看到的人也不会大惊小怪,也不会觉得天黑了,天亮了,天要塌了,天要变了。可它就是没了,Instagram,就这么没了。谷歌也是这么没的,Twitter也是这么没的,Facebook也是这么没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什么场合,说了什么话,下了什么决定。就要有超过十亿人像陷于哥谭市的孤岛里一样,看着一座又一座桥梁被炸掉,又被炸掉,又被炸掉,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我时常觉得悲哀,真的好悲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是谁的人,也许是一个群体,在不断抢走我身边的东西,而我却无能为力。我抱怨一声,他听不到,任何人都听不到。我怒吼一句,身边的大多数人却像看疯子一样的看着我。我哀嚎一声,这声音被阻碍在黑黑的幕墙以里。我发出尖锐的嘶吼,这声音传不了多远,就和我那被抢走的东西一样,消失了,不见了,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对于本来就没存在过的东西,有谁又会觉得在意呢?那些本来拥有又被掠夺的人的哀愁,后来的人又怎么懂呢?我曾经是拥有一切的,我曾经是拥有世界的,我站在这片土地上,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气,饮下的是自由的琼浆玉液。就在长的无法计数的时间里,我自由生命的一部分又一部分就这么被杀死了,突然就杀死了。可我还始终觉得,它们还奄奄一息的活着,就像它们是慢慢的死去的一样。

可它们终归是死了,而且随着它们的死,愈来愈多的事情慢慢的发生了,很慢很慢,几乎不被人察觉,可还是发生了。

没有谷歌,我可以用百度呀。可某些结果被越挪越后,越挪越后,最后就不见了。就像本来就不该搜出这个结果一样。

没有Facebook,我可以用校内呀。可你想发只有在Facebook上能发的文章,很快在校内上就失踪了。接着,校内变成了人人,话题变成了人人都关心的话题。大家都在抢着看星座、明星、八卦、娱乐。没有人会关心什么消失了,反正它们本来也没多少存在感。

没有YouTube,我可以用优酷呀。可你却经常只能在优酷上看到抄袭别人的作品,而且还不署名,而且还洋洋得意,而且还自我陶醉,就好像那个idea本来属于他自己一样。你看了还要惊呼,他是如此的有创意!好一个抄袭的创意,可你却不知道,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网站叫YouTube。

没有Twitter,我还可以用微博呀。可你想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你搜的越勤快,越能看到越明显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时间长了,你想,反正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不如不看了。

慢慢的,一扇又一扇的门关上了。今天你打开世界上最大的博客网站,发现它没了。明天你一看,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分享网站没了,一开始是刷新的很慢很慢,后来它就没了。过两天再一看,平常每天都会读两篇文章的媒体网站没了,那里的文章缤纷多彩,最后都变成了该页无法显示几个字。再过几个月,大学的网站不让上了,摄影师的网站不让上了,就连百度日本这种自家网站,也没了。

接着,漫画看不了了,接着,动画看不成了。接着,美剧英剧失踪了。下载美剧英剧的网站又又又又又失踪了。尊重正版,保护权益,行吧,然后字幕网站也没了。

游戏没了,你习惯性登陆的游戏网站,发现下载栏正在整治中。论坛关了,天天都在看的论坛,突然接到相关部门的电话,因为“报备问题”不让办了。个人网站,私人博客,对不起,说没就没有,你在上面存了多少多年辛勤耕耘的东西都没用。

你关注的人,有一天你登陆微博,发现他怎么好久都没说话了,然后你搜索了一下,发现他的账号不存在了,而且你搜他的名字,他的名字未予显示。

一盏一盏的灯,灭了。四面八方的光源,消失了。我们生活的五光十色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色。

天黑了,那么睡觉吧,但愿长醉不复醒,卧槽泥马勒戈壁。

最后,我们变成了一群做梦的人,这个梦的名字,叫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梦。

来源:虎扑网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特斯拉在华面临充电桩安装挑战

收藏


斯拉(Tesla Motors Inc., TSLA)在中国销售其电动汽车方面雄心勃勃。但是,该公司首先得让怀疑者们——比如说通惠河畔住宅小区的物业经理——接受它的充电桩。

这个艰难的任务落到了黄卫国(音)头上,他领导着一个为特斯拉北京新车主在家里安装充电桩的承包队。作为半个技术人员、半个“外交”人员,他在为这家豪车生产商在中国安装基础设施的时候,要和焦虑的修理工人、疑惑的保安、半信半疑的物业打交道。

在最近的某个夏日,他的魅力遭受了挫折。当时那项任务是为一个客户在这个白色商住两用楼的一个茶馆外面安装一个充电桩。但是在动工三个小时后,物业经理出现了,而事实证明他是很一个顽固的人。物业经理说,拆了它。

黄卫国解释道,这个茶馆的主人刚刚买了一辆特斯拉,而且已经批准安装这个六英尺(约合1.8米)高的充电桩以及铺设相关线缆。他为这位大汗淋漓的物业经理递了一瓶冷水。但是后者并不买账。物业经理说,这片地区可以安装什么是他们说了算。

黄卫国泰然自若。他说,必须耐住性子,冷静下来。他准备放下未完成的工作,同时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中国给特斯拉和其他电动汽车生产商带来了独特的挑战。中国人大多住在公寓楼而不是美国常见的独栋住宅里。据咨询公司Chreod Ltd.在2007年的估计,多户居住的低层住宅楼占了中国城镇住房的74%。

这意味着家庭车库在中国很少见。人们通常将车泊在公用停车场或街边,这加大了安装家用充电桩的难度,而家用充电桩对维持特斯拉汽车的运行至关重要。偶尔,这种住宅结构还会令警惕的邻居和物业经理成为充电桩所有权的障碍。

Shawn Gao表示,在中国安装充电桩真的非常难。他负责监督中国各地特斯拉充电桩的安装。他说,技术不是大问题,问题在于获得物业管理公司的批准。

上海工程师Jacky Tan今年6月拿到了他订购的全新特斯拉Model S。但这辆车很少泊在他在公寓楼为其购买的停车位上。这座大楼的物业管理公司首先提出反对;之后居民也表示,担心充电桩会造成电涌或影响他们的电费。

Tan说:“无论特斯拉和我怎样向邻居们解释这样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居委会还是不同意。”特斯拉最后在Tan的工作地点安装了充电桩,不过他说自己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

对于电动汽车制造商来说,充电设备就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两者缺一,另一个也不可能存在。迄今为止电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情况令人失望。根据科尔尼国际管理咨询公司(A.T. Kearney)驻上海合伙人戴加辉(Stephen Dyer)的数据,包括公共汽车在内的销量总计7万辆,远低于特斯拉到2015年销售50万辆的目标。他说,中国距离目标还很远。

电动汽车制造商们现在才刚刚开始试图解决中国市场的问题。

宝马汽车公司(BMW AG, 简称:宝马汽车)在中国推出了纯电动汽车BMW i3,以及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BMW i8。宝马汽车还与本地合作商在上海设置50座充电站。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 (Byd Co., Q.BYD, 简称:比亚迪股份)、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 DAI)将与总部位于瑞士的ABB Ltd.进行合作,向购买前两家公司联合生产的腾势(Denza)品牌电动汽车提供壁挂式充电器。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 7201.TO)本月也在中国市场推出了其首款电动汽车。

特斯拉曾试图预先阻止买家最终有车没电问题的出现。其今年早些时候表示,除非本地可以连接充电设施,否则不会交付汽车,这令一些早期买家感到沮丧。一位被延迟激怒的车主在他的特斯拉交付时砸烂了该车的前挡风玻璃,并且在网上贴出了一张照片。今年6月份,另一位富裕的特斯拉“发烧友”建造了他自己的充电站网络,以便开到距离北京大约1,300英里(约合2,092千米)的广州去。

今年8月份,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公司与中国联通(China Unicom)签署了一项协议,欲在全国20个城市建设超级充电站,在120个城市建400个目的地充电桩。特斯拉还和SOHO中国(Soho China Ltd.)等房地产开发商合作,要在他们的开发项目里安装充电站。其他合作也在筹备之中。

特斯拉中国区总裁吴碧瑄(Veronica Wu)表示,建立一个广泛分布的公共充电桩网络意义重大,因为特斯拉预计三年内中国将成为其最大国际市场,并且最终甚至可能赶超美国市场。特斯拉希望明年年底前在中国建立一个由100台超级充电站(给汽车充电的速度快于普通充电桩)组成的网络,并拥有20个销售网点。

咨询公司科尔尼(A.T. Kearney) 8月份对中国200名潜在购车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对于充电站缺乏的担心是阻止人们购买电动车的最大原因。

特斯拉的Gao表示,他的团队们在安装充电桩方面的成功率达到90%,但每只队伍都会碰到在美国可能遇不到的挑战。物业公司和居民委员会经常担心为特斯拉汽车充电可能对一座大楼的电力供应带来过大压力。在中国,电力供应有时可能不太稳定。另外,安装充电桩有时会涉及需要获得某家中国国有电力供应商的同意,今年就出现了这种此前几乎没有先例的情况。

特斯拉指出,在一些问题上已取得了进展。北京最近出台的监管规定要求新建小区按大约20%的停车位比例配建充电设施。中国国务院最近下发的一份政策文件也专门针对基础设施问题。吴碧瑄说,情况肯定会变得更好。

特斯拉的承包商黄卫国说,在通惠河畔住宅小区出现的问题是他之前从未遇到过的。他表示,这是他们首次在施工过程中被迫停工,他的施工队与物业管理人员之间的沟通经常会遇到障碍。他说,有时候物业方面拒绝与施工队沟通,而且也不说明理由。

但黄卫国说,他已经习惯了人们这样的反应。他表示,说好话或者请吃饭一般都无法打动北京的物业经理。他称,自己的工作就是要提出不同的意见,他要服务他人,服务客户。

截至9月中旬,围绕在通惠河畔小区安装充电桩的争端尚未得到解决。一位自称姓宋的物业经理说,安装充电桩必须经过当地相关部门批准,而且如果只有一两辆车需要充电桩,物业认为没有安装的必要。

Colum Murphy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Analysis of Chinese MITM on Google

The Chinese are running a MITM attack on SSL encrypted traffic between Chinese universities and Google. We’ve performed technical analysis of the attack, on request from GreatFire.org, and can confirm that it is a real SSL MITM against www.google.com and that it is being performed from within China.

We were contacted by GreatFire.org two days ago (September 3) with a request to analyze two packet captures from suspected MITM-attacks before they finalized their blog post. The conclusions from our analysis is now published as part of GreatFire.org’s great blog post titled “Authorities launch man-in-the-middle attack on Google”.

In their blog post GreatFire.org write:

From August 28, 2014 reports appeared on Weibo and Google Plus that users in China trying to access google.com and google.com.hk via CERNET, the country’s education network, were receiving warning messages about invalid SSL certificates. The evidence, which we include later in this post, indicates that this was caused by a man-in-the-middle attack.

While the authorities have been blocking access to most things Google since June 4th, they have kept their hands off of CERNET, China’s nationwide education and research network. However, in the lead up to the new school year,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launched a man-in-the-middle (MITM) attack against Google.

Our network forensic analysis was performed by investigating the following to packet capture files:

Capture Location Client Netname Capture Date Filename MD5
Peking University PKU6-CERNET2 Aug 30, 2014 google.com.pcap aba4b35cb85ed218 7a8a7656cd670a93
Chongqing University CQU6-CERNET2 Sep 1, 2014 google_fake.pcapng 3bf943ea453f9afa 5c06b9c126d79557

Client and Server IP adresses

The analyzed capture files contain pure IPv6 traffic (CERNET is a IPv6 network) which made the analysis a bit different then usual. We do not disclose the client IP addresses for privacy reasons, but they both seem legit; one from Peking University (netname PKU6-CERNET2) and the other from Chongqing University (CQU6-CERNET2). Both IP addresses belong to AS23910, named "China Next Generation Internet CERNET2".

PekingUniversityPic6 by galaygobi
Peking University entrance by galaygobi.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0

CQUAQUGATE3 by Brooktse
Chongqing University gate by Brooktse.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 Alike 3.0

The IP addresses received for www.google.com were in both cases also legit, so the MITM wasn’t carried out through DNS spoofing. The Peking University client connected to 2607:f8b0:4007:804::1013 (GOOGLE-IPV6 in United States) and the connection from Chongqing University went to 2404:6800:4005:805::1010 (GOOGLE_IPV6_AP-20080930 in Australia).

Time-To-Live (TTL) Analysis

The Time-To-Live (TTL) values received in the IP packets from www.google.com were in both cases 248 or 249 (note: TTL is actually called ”Hop Limit” in IPv6 nomenclature, but we prefer to use the well established term ”TTL” anyway). The highest possible TTL value is 255, this means that the received packets haven’t made more than 6 or 7 router hops before ending up at the client. However, the expected number of router hops between a server on GOOGLE-IPV6 and the client at Peking University is around 14. The low number of router hops is is a clear indication of an IP MITM taking place.

CapLoader 1.2, Hosts tab
CapLoader with both capture files loaded, showing TTL values

Here is an IPv6 traceroute from AS25795 in Los Angeles towards the IP address at Peking University (generated with ARP Networks’ 4or6.com tool):

#traceroute -6 2001:da8:201:1374:8ea9:82ff:fe3c:322
1 2607:f2f8:1600::1 (2607:f2f8:1600::1) 1.636 ms 1.573 ms 1.557 ms
2 2001:504:13::1a (2001:504:13::1a) 40.381 ms 40.481 ms 40.565 ms
3 * * *
4 2001:252:0:302::1 (2001:252:0:302::1) 148.409 ms 148.501 ms 148.595 ms
5 * * *
6 2001:252:0:1::1 (2001:252:0:1::1) 148.273 ms 147.620 ms 147.596 ms
7 pku-bj-v6.cernet2.net (2001:da8:1:1b::2) 147.574 ms 147.619 ms 147.420 ms
8 2001:da8:1:50d::2 (2001:da8:1:50d::2) 148.582 ms 148.670 ms 148.979 ms
9 cernet2.net (2001:da8:ac:ffff::2) 147.963 ms 147.956 ms 147.988 ms
10 2001:da8:[REDACTED] 147.964 ms 148.035 ms 147.895 ms
11 2001:da8:[REDACTED] 147.832 ms 147.881 ms 147.836 ms
12 2001:da8:[REDACTED] 147.809 ms 147.707 ms 147.899 ms

As can be seen in the traceroute above, seven hops before the client we find the2001:252::/32 network, which is called “CNGI International Gateway Network (CNGIIGN)”. This network is actually part of CERNET, but on AS23911, which is the network that connects CERNET with its external peers. A reasonable assumption is therefore that the MITM is carried out on the 2001:252::/32 network, or where AS23910 (2001:da8:1::2) connects to AS23911 (2001:252:0:1::1). This means that the MITM attack is being conducted from within China.

Response Time Analysis

The round-trip time between the client and server can be estimated by measuring the time from when the client sends it initial TCP SYN packet to when it receives a TCP SYN+ACK from the server. The expected round-trip time for connecting from CERNET to a Google server overseas would be around 150ms or more. However, in the captures we’ve analyzed the TCP SYN+ACK package was received in just 8ms (Peking) and 52ms (Chongqing) respectively. Again, this is a clear indication of an IP MITM taking place, since Google cannot possibly send a response from the US to CERNET within 8ms regardless of how fast they are. The fast response times also indicate that the machine performing the MITM is located fairly close to the network at Peking University.

Even though the machine performing the MITM was very quick at performing the TCP tree-way handshake we noticed that the application layer communication was terribly slow. The specification for the TLS handshake (RFC 2246) defines that a ClientHello message should be responded to with a ServerHello. Google typically send their ServerHello response almost instantly, i.e. the response is received after one round-trip time (150ms in this case). However, in the analyzed captures we noticed ServerHello response times of around 500ms.

X.509 Certificate analysis

We extracted the X.509 certificates from the two capture files to .cer files usingNetworkMiner. We noticed that both users received identical certificates, which were both self signed for “google.com”. The fact that the MITM used a self signed certificate makes the attack easily detectable even for the non-technical user, since the web browser will typically display a warning about the site not being trusted. Additionally the X.509 certificate was created for ”google.com” rather than ”*.google.com”. This is an obvious miss from the MITM’ers side since they were attempting to MITM traffic to ”www.google.com” but not to ”google.com”.

NetworkMiner 1.6.1, Files tab
NetworkMiner showing list of X.509 certificates extracted from the two PCAP files

Certificate SHA1 fingerprint: f6beadb9bc02e0a152d71c318739cdecfc1c085d
Certificate MD5 fingerprint: 66:D5:D5:6A:E9:28:51:7C:03:53:C5:E1:33:14:A8:3B

A copy of the fake certificate is available on Google drive thanks to GreatFire.org.

Conclusions

All evidence indicates that a MITM attack is being conducted against traffic between China’s nationwide education and research network CERNET and www.google.com. It looks as if the MITM is carried out on a network belonging to AS23911, which is the outer part of CERNET that peers with all external networks. This network is located in China, so we can conclude that the MITM was being done within the country.

It’s difficult to say exactly how the MITM attack was carried out, but we can dismiss DNS spoofing as the used method. A more probable method would be IP hijacking; either through a BGP prefix hijacking or some form of packet injection. However, regardless of how they did it the attacker would be able to decrypt and inspect the traffic going to Google.

We can also conclude that the method used to perform the MITM attack was similar to the Chinese MITM on GitHub, but not identica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分析:外企频遭中国反垄断调查为哪般?

高毅

BBC中文网记者

更新时间 2014年8月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36

微软

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对微软办公室连续展开突访

最近,中国反垄断调查和监管机构十分繁忙。继上周工商总局对微软的四个办公室“突访”后,周三(8月6日),微软在北京、辽宁、福建和湖北四地办公室又遭调查。

除对微软展开突查外,微软的财务外包公司埃森哲也遭到调查。

不仅有行动,还有言辞。

星期一(8月4日)工商总局正告微软,不得以任何方式干扰、阻碍案件调查。

虽然目前还处在调查取证阶段,但业内人士判断,微软的调查是涉嫌违反中国的《反垄断法》,涉嫌在销售过程中捆绑搭售其它产品。

除软件外,汽车行业也成为中国反垄断调查的目标。周三,国家发改委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奥迪、克莱斯勒两家车企确实存在垄断行为,近期将会受到相应处罚。12家日本汽车企业也因价格垄断将面临处罚。此外,德国奔驰汽车也面临涉嫌垄断调查。

不仅是这些软件和汽车的巨擎,一些镜片企业也成为中国反垄断的对象。今年五月,中国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博士伦(Bausch & Lomb)等七家企业因操纵价格被罚1900多万元。

一时间,中国反垄断调查频率明显加快、其力度和覆盖面也空前。

奥迪

奥迪被确认垄断行为,近期将受到处罚。

市场经济

在北京企业研究所所长贺阳看来,这并不足以为奇。

他对BBC中文网说:“反垄断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以前中国产业发展水平比较低,市场经济发育程度也低,反垄断要么没提上日程、要么很薄弱,实际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贺阳认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进入到新的阶段,新的领导层也强调市场扮演决定性作用,中国的经济也向欧美的市场经济看齐,这是反垄断法更多使用的大背景。

2008年,中国实施《反垄断法》,规定三个机构有权执行包括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工商总局。 这三个部门各有侧重,发改委监管“价格垄断行为”;商务部负责并购行为的反垄断审查;工商总局负责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方面。

贺阳说,《反垄断法》针对的并非是外企,国企也一样,这才是该法的精神。他说,2011年的中国电信和联通涉嫌垄断案、以及去年的茅台、五粮液反垄断案都是国内的大牌企业。

有分析人士认为,微软的中国市场只占其收入不到10%,对其调查更多地是出于安全考虑,同时也有利于中国产业升级、为本土软件产业的发展“腾出空间”。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对BBC中文网说,这种所谓“打压外企”的言论不足为奇,但难以站住脚。

黄勇说,微软的捆绑销售已遭到欧盟的处罚,并非中国独有。

他说:“中国的反垄断法也是国际接轨的,比如,即使企业有市场支配地位,但没有滥用行为,也不违反《反垄断法》,这就是为什么要对微软展开调查,进行专业和技术的鉴定。”

目前,调查的结果尚不得而知,不少外资汽车厂商纷纷削价已是事实。

上月底,奥迪下调部分配件价格,最高幅度达38%;捷豹路虎对三款车型厂商指导价格平均下调20万元,两家企业均表示降价也是为了回应反垄断的调查。

奔驰也宣布九月前部分维修配件价格平均下调15%。克莱斯勒(中国)宣布, 145种高价值、高保修率零配件价格将下调20%。

忧虑

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13亿人的巨大市场也充满诱惑,中国在经济事务上的发言权似乎越来越大。

面对中国日益强化的反垄断和操纵价格的监管,今年五月,美国商会致信国务卿克里和财政部长杰克·卢,要求华盛顿对北京的反垄断调查采取强硬立场,指出“中国执行的反垄断法没有基于竞争或经济的基本法则,而是受中国产业政策目标的影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说,中国的反垄断还是在初期阶段,《反垄断法》的执行才六年时间,但核心就是要创造一个平等的环境,鼓励公平的竞争,获益的是企业和消费者。

(责编:横路)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南中国海

Image | Posted on by | Leave a comment

我爱大清,爱大清就是爱中国

《大清二百五十周年征文获奖作品集》(想不到大清也会搞这种征文活动,真让人汗颜)中见到了一篇由一个叫赫那拉. 献忠的人,于光绪十九(1893)年撰写的题为《我爱大清,爱大清就是爱中国》的长文。文中说

五个五十年过去了,从库页岛到帕米尔,从贝加尔到湄公河,大清巍然屹立在东方!

五个五十年过去了,从努尔哈赤开国到康乾太平盛世,大清的历史灿烂辉煌。

二百五十年前:

明朝不明,长夜漫漫压黄河;中华濒危,万众苦苦求生路。在危机关头,北方一声雷响,给华夏带来了希望!中华百姓们振奋了:北方吹来清凉的风,惊醒关内苦弟兄。 受难的大众快起来,联合旗人去进攻!龙旗挺起天地明,铁戈一挥山河动。 东方要建大清国,燎原烈火满天红!

中国人民正确地选择了大清,大清无愧于人民的信任。

二百五十年来的大清,国土面积翻了两番,人口翻了三番,粮食产量更翻了四番!大清人民以自己的勤劳与智慧,硬是创下了举世公认的奇迹:

以占世界百分之七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百分之二十的人口!甚至发生在嘉庆年间那一场连续四年的特大自然灾害,也没能把大清咋地。“东亚饿夫”的帽子,早已被扔进了爪哇国。然而,强盛的大清,成了西方列强称霸世界的最大障碍,“阻止东方大清的发展”,“摧毁大清”就成了国内外阴谋势力的主要目标。最近的五十年中,从太平军暴乱到不列颠洋兵入侵,内奸外贼互相勾结极力颠覆大清江山。中华民族面临有史以来的最严重的挑战,前程充满危机。怎么办?忠心耿耿的王公大臣们力主拒一切西洋技艺与国门之外,他们奏道:铁路不能筑,电杆不得立,中华好风水,代代传到底!

一些受到西方自由化思潮鼓惑的学士们则醉心于从洋人那里寻找什么“救国真理”。暗中策动什么“变法”,“革命”等等。一时间妖言满天,民心动荡。一个占世界总人口四分之一的大国,来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在这世界发生最剧变化的时期,决策者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酿成严重后果。祖宗之法此时已显得苍老,墨守陈规不是答案。而仓促师法西洋的危险性更大,可令全民族瞬间陷入灭顶之灾。何去何从?中华民族在急切地呼唤雄才大略!如此空前绝后的救国大任,竟落到了一个体弱多病的妇人身上,历史真有点不公平。要知道,她的脚掌面积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大,能挺得住吗?人民翘首以待...

中南海,瀛台,鼓鸣三更。慈禧端坐灯前,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李莲英进来换茶。忍不住又唠叨起来:“,再这样熬下去我可不依了。您的身子不光属您自个儿,还属于咱大清亿万臣民不是?真要有点儿差错,那百姓们能饶了我吗?” 慈禧静静听他说完,轻轻说:“知道了,先下去歇着吧。”,“喳。”李莲英叹口气,只好退出去。

如能做到功成名就,现在就死亦无憾,熬坏身子算什么?从古到今,舍身而成仁的志士成千成万。只怕我的结局还不如他们,想舍身也成不了仁。难啊,为着我全心热爱的民族,看来还得准备牺牲个人最珍贵的名誉。慈禧看着闪亮的灯花,想着。如果依恭亲王等人计,立即采取断然措施,关闭国门,并在全国展开复礼固法运动,可以很快收拢已经有些涣散的人心,至少能换来三十年稳定。我就能全身而退,留个好名声,让后继者去对付危机。但是这样一来,大清就要再落后三十年,失掉这宝贵的三十年是致命的:到那时候连周围的零星小国都可以如狼似虎地来欺我,中华民族可要遭大殃了。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只有死路一条。为救我中华,决不能关上国门。当然,这一来外夷会更加猖狂,内奸也有了更多的活动机会,稳定就难以保证,也许要发生新的动乱,也许要损失部份国土。我们已经落后了,为了尽快赶上,付一点学费是在所难免的。损失一点国土固然可惜,但能保证民族不会被整体摧毁,存留下来的国民的素质会有显著的提高。少则二三十年,多则百年,重建强国的目标一定会实现。而我可就要全毁了。因为我改了祖先之法,做了中华五千年历史上头一个开放国门的国君,犯下了万劫不复的大忌。在目前的困境中,谁愿意以“百年之后将要如何如何辉煌”来理解我呢?今后百年之内,任何损失都会算在我头上。而到了百年之后中华发达之日,谁还愿意提起我这个改革方略的早期总设计师呢?哪个当政者愿意承认“中华腾飞实自百年前始”呢?除了恶名以外我一无所得,我这老太婆算是躲不过也避不开,整个儿挨上了。罢了,豁出去罢,此时能决策的就是我,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毕竟,为着整个中华民族的前途,我个人算得了什么呢?慈禧对自己说。东方微曙,万籁俱寂。慈禧太后缓缓步出殿堂,对守侯在外的李莲英说:“小李子,垂帘,我要下昭。”

春雷滚动了,在这广袤而古老的中华大地上。

东方睡狮醒来,迈出了不很有力但确是十分坚定的步伐。神州大地上,展现出中华史上最璀璨的一页:

第一座煤矿建成了!滚滚乌金涌出地面,将积蓄了亿万年的能量献给了祖国。

第一台高炉投产了!钢花飞舞,拼织出象征民族兴盛的绚丽图案。

第一间纱厂开机了!千万纱锭飞快地旋转,唱出中华民族的劲歌。

第一条铁路通车了!汽笛高吼,吐出大清人民豪迈的心声。

第一艘铁壳轮船下水了!乘风破浪驶向万里海疆。

第一盏电灯发光了!耀眼的光芒催开了炎黄子孙们的心花。

第一座电报局运行!红色电波穿透重重阴霾,直达英伦三岛。高鼻子的洋人吓呆了。他们转动着蓝色的眼珠子,怎么也搞不懂:东方那些留着长辫子,脸色土黄,一向只配抬轿子扛大包的苦力们,居然也玩起了“摩尔斯电码”。而且玩得那么熟练,那么轻巧!这真有些不祥。也许,大不列颠的末日快到了。他们无可奈何地哀叹...是的,洋人搞不懂问题还多着呢!想不到的事还在后头呢!中华民族已经站起来了,这是最基本的事实。中华民族不仅能站起来,而且能以列强们意想不到的高速度跨入世界先进行列。西洋人从发明电灯到使用电报,用了整整十年时间。他们还傲慢地断言:华人用二十年也休想掌握电报技术。而大清培养出来的优秀工匠们豪迈地提出:二十年?那是蛮夷们的驴式计年法,我们不受那限制。他们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洋鬼子的挑衅:只用了十个月,就完成了电灯电报的献礼工程!

一计破产,又生一计。鬼子们突然热心地“帮助”我们制定起“发展铁路事业总体规划”来了。他们一口咬定:要想造火车,先要拜瓦特。他们愿意协助我们以十年左右时间掌握瓦特蒸汽机高级技术,然后再开始造火车。我们的工匠师傅们看穿了鬼子们的险恶用心,对他们说了个响亮的“不”!让瓦特蒸汽机靠边歇着去,我们就是要一步到位,直接上火车头。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工匠师傅们日夜苦战,不到两年功夫,终于让中华一号火车头长鸣着骄傲的笛声,驰骋在神州大地上!正是:

中华工匠不信邪,

心中自有老佛爷。

巧手拨得车轮转,

气死蓝眼小洋鳖。

很快地,一个新的名词在西方流传开来:中华速度。它使列强们感到迷惑,又深深感到不安。于是,研究中华速度的机构在西洋各国悄然兴起。他们投入大量人才,不惜工本急于弄清:究竟是什么因素,使得中国人如此杰出?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研究的兴趣逐渐地集中到了两样东西上:辫子与裹脚布。据他们的分析,辫子聚集了久远的智慧,越是有悠久历史的民族,其男性的发稍部位聚集的久远智慧也越多,越精致。当他们学习后天知识时,久远智慧便要融入思维并产生奇妙的催化作用,使人的智能出现飞跃。由此发散出来的创造力当然是惊人的。欧美民族历史较短,久远智慧力度不够大,故基本上要依赖后天获得的知识。而小小的裹脚布,能使女人内敛聚功,因而特别能吃苦耐劳。实验表明,在运动,静持,负重,忍辱,含冤等项测验中,除运动速度一项外,中国妇女均占绝对优势。六个英国成年妇女的平均综合得分加在一起,竟低于一个中国妇女的得分。

两个重要的发现使得列强们恍然大悟,进而寝食难安。他们迅速行动,尽一切可能一定要破除中国人的优势。于是,一时间各种妖言满天飞,转弯抹角地都是冲着辫子与裹脚布而来的。黑云压城之势下,一些国人的思想开始动摇。时刻警觉地注视着国际风云的老佛爷,敏锐地识破了列强的阴谋,及时向大清臣民敲响了警钟:“ 当男人们开始嫌辩子碍事的时候,当女人们开始不喜欢裹脚布的时候,当中国人崇拜洋人的风气开始孳生的时侯,就是民族蒙难的前夜。”她(大清皇帝)一再强调:中华腾飞恃正气,决不能让洋人的邪气玷污大清人的灵魂。决不能放弃具有我们中华特色的事物。要在全体国民中持久深入地进行讲正气,讲辫子,讲裹脚布的三讲活动,让全体国民对洋人的邪念有很强的识别力和抗御力。简简单单的“三讲”,包含了多么难得的政治智慧,体现出多么崇高的民族英魂!祝福你,大清!有了远见卓识的领导核心,有了亿万勤劳勇敢的人民,有了五千年博大精深的优秀文化,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你壮大前进!发出你勇猛的吼声吧,黑发黑眼的醒狮!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载: 功过后人评 刘志军的高铁遗产 日本人眼中的和谐号

2014-04-13 秦和文化

0

   我初到中国的时候,刘志军刚刚当上中国铁道部长。八年来,我无数次乘坐中国火车到各地旅行,既坐过又脏又乱的普通列车,也坐过现代化的“和谐号”,将来肯定还会坐世界领先的京沪高铁。不过,中国高铁之父刘志军却没有机会以铁道部长的身份看到京沪高铁的开通了。

   根据报道,他因在铁路建设中的“严重违纪行为”而落马下台,有永远出不来的可能。一直对中国高铁寄予高度关注,也确实没少加以表扬的世界媒体,在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面前多少有些震惊。

   不过,作为新干线旁边长大的日本人,我倒觉得此事不值得大惊小怪,它只是把日本的某段重演了一下而已。正如《国际歌》的第四段歌词,“矿井和铁路的帝王,在神坛上奇丑无比”,中国和日本都一样。

1955年,曾参加策划“九一八事变”的十河信二被任命为日本国有铁道总裁,相当于铁道部长。当时日本的铁路和火车全是战前留下来的旧货,其水平连印度的都远远不如。

   国际上,铁路界因为受到汽车和飞机的竞争而越来越边缘化,成为典型的夕阳产业。但是71岁的十河信二从一上台就决定建造一条新的高速铁路,把东京和大阪之间的路程从8小时减少到3小时。

   这条铁路将采用电力作为动力,两条铁轨之间的距离也与之前的标准完全不同,因此被称为“新干线”。此前日本不但没有建设过这样的铁路,连试验都没搞过。再加上根本没有人投资,从总工程师以下的日本国铁所有职员都不相信新干线的可行性。

但十河还是决定一意孤行,他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赶跑了铁路总工程师,任命自己的亲信岛秀雄接任。面对国会议员的质疑,十河一面辩护说“只是在进行原有铁路的改造工作”,一面利用媒体大作广告,最终争取到了新干线项目。后面的事情更为惊人,根据岛秀雄的设计方案,会计师计算出新干线需要3800亿当时的日元才能建成,远远超过日本的承受力,国会不可能通过预算。

   十河则命令会计师做一份假账交上去,欺骗国会说只需要1900亿,而且有办法借到世界银行的贷款。

   世界银行本来明确禁止投资新干线这种试验性项目,但十河把国铁在其他项目上的开支挪用过来秘密用于新干线项目,让世行相信新干线的修建异常顺利,于是贷款顺利到手。新线于1959年开工建设,建到一半时资金就用完了。

   正好此时十河信二的任期已满,他对首相池田勇人说:好了,世界银行的钱都借了,你看吧。

十河的行为有严重违法嫌疑,池田当然知道。不过由于借了世行的巨款,日本的面子问题让他别无选择,于是只好从国库中拿出巨额资金用于新干线。在进行了3800亿日元的投资后,世界上第一条高速铁路——从东京到大阪的“东海线”于1964年10月1日通车。

   已经79岁的十河没有出席通车仪式,因为他已于此前被赶下了台。他的新干线和特有的“光”号列车却从此成了与富士山并提的国家象征,70年代从日本寄往欧洲的圣诞贺卡上,有一半都印着新干线的照片

1978年,邓小平坐上了“光”号列车,他评论说:“速度很快,就像推着我们跑一样,我们需要跑。”但他并没有在中国引进这种技术,因为日本铁路正在亏本运营。

   1987年日本国铁民营化改革时,国铁负债已经高达2270亿美元,负责铁路建设的国企“日本铁道建设公团”也欠了410亿美元,两个公司的总负债超过全国GDP的7%。不过,政府未必为此感到后悔,因为便捷的交通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目前,日本正在推动建设一条采用更先进的磁悬浮技术的“新新干线”,它将把东京到大阪的时间缩短到仅一个小时多一点。当然,5年建成新干线的奇迹是不会再有了,新新干线最早也要到2027年才能建成。

  刘志军堪称中国的十河信二。2003年我第一次坐中国火车的时候,感到火车又脏又乱,十分落后,而且真正要坐车的时候总是买不到票,与新干线有几十年的差距。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媒体上不断展开宣传,我才开始注意到铁路的变化。

2007年发生了中日关系中的大事,日本川崎重工的E2高速列车克服中国“愤青”施加的强大压力,落户中国铁道,成为“和谐号”动车组CRH2型。按照媒体的宣传,“和谐号”都是由中国自行生产的,日方合作伙伴也没有表示反对。

   但我登上CRH2列车一看,发现洗脸盆上贴着塑胶纸,纸上写着“水”和“洗手液”。偷偷揭开,洗脸盆上原来的日文说明漏了出来,让我感到十分亲切。洗脸盆毕竟是一个简单的部件,从这个细节可以猜测,这列火车的国产化率不会很高。

  这个情况显然不是我一个人发现的,左派也把刘志军当做“汉奸”“买办”,把CRH叫做“耻辱号”,指责刘不买中国研制的“中华之星”等高速列车而买日本货。现在刘倒台了,“乌有之乡”的左派们非常高兴。

川崎和西门子的股东们也有理由感到高兴。2004年中国引进第一批时速250公里的动车组之前,刘志军把全国铁路装备制造商召集到北京——铁道部保持了计划经济体制,这些人全是他的下属——并告诉他们,这次的谈判由我领导,你们谁敢跟外国人接触就不要干了。在谈判中,刘志军成功使供应商相信,自己手里将掌握全世界一半的铁路建设资金,能决定每一个的前途。

   为了取得更多的订单,日本人、法国人、德国人和加拿大人在夏天的北京互相批斗,把几十年来互相搜集的情报提供给了铁道部,价格越降越低。

   最后,西门子公司的代表成了唯一不能与中方达成共识的人,而最终结果是——日法加三国各得一部分订单,德国人一点没有,于是西门子的代表回国后就遭到了解雇。

   三年后铁道部招标购买时速350公里的真正高速列车,西门子报出的价格竟比三年前的250公里列车还便宜,还承诺以8000万欧元的价格出售全车制造技术,这样刘志军就可以向媒体宣布“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了。

   刘志军还按西门子出的价格买了川崎的车,也买了全套制造技术。

2010年7月,铁道部下属的工厂推出了中国第三代动车组CRH380,世界上最快的有轮子的火车。这种车又分ABCD四种型号,其中A型来自川崎,B型和C型出自西门子的技术。与前面两代,这种车理论上是中国自行研制出来的,川崎和西门子除了出售中国还不能自制的一些零件之外,不能获取任何收入。高铁的技术转让世界上有很多先例,但出现这样的结果却是从来没有过的。FT中文网已经发表了7篇分析和12篇专栏文章来讨论这一现象。

出人意料的是,川崎和西门子不但放弃了在中国起诉铁道部的努力,甚至当中国向国外销售CRH380的时候他们也不准备这样做。

  这不仅是因为双方已经签署过了技术转让协议,还因为中国对许多关键的技术进行了改造,比如说日本列车的车头是用许多块钢板拼起来的,中国则依靠上海郊区的一台世界最大的水压机直接压出来;中国还利用秦岭的风洞测试了车头受到的空气阻力,并对其形状进行了修改。

   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修改后的设计允许山寨的列车比原型车运行的更快,因此即使告到美国、英国的法庭去,法庭也未必判中国侵权

光是列车速度提高这一点还不足以使中国高铁受到太多关注,高铁的精髓还在路本身。其实中国早就决定在北京和上海之间修建高铁,只是在是否采用磁悬浮技术的问题上争论了二十年而已。

   刘志军绕开了问题,他既不建“高铁”也不提京沪线,而是利用每年春运人们抱怨买票难的时机,在其他地方开工修建所谓“客运专线”、“城际铁路”、“第二双线”,建造完了之后再宣布其为高铁。

   北京到广州的“客专”几乎建在一座从北京延伸到广州的没有弯曲的大桥上,CRH列车可以用380公里的速度跑完全程而无需减速,石家庄和太原之间的客专更是用一个隧道穿过了整座太行山。

相比之下,日本的“东海线”有许多转弯,列车必须减速才能通过,它的真实速度只有刘氏“客专”的一半多一点。刘的手法取得了奇迹般的成功,为数众多的反高铁派很少注意到客专和城际铁路的开工,只有在“高铁”二字出来的时候才会表达自己的观点,那时高铁已经接近通车,说什么都晚了。

   “客专”本身才是中国优于日本和欧洲的地方,但它的代价是非常高昂的。刘氏客专在最便宜的地方也要7000万元才能造1公里,到了山区和地价高的地方,造价达到每公里1.3亿元以上。为了建设规划的1.8万公里客专,刘至少要两三万亿元的投资,而2004年的铁路投资仅有可怜的516亿。

   刘可能不太擅长作假帐,所以他把手头的所有项目集中起来,用老办法威胁银行——要么多借给我点,要么我就从别处借。2007年,刘在银行的支持下把投资增加到2000亿元,但好戏还没开始。

   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中国政府提出了4万亿救市计划,刘的高铁蓝图获得中央认可,得到了1.5万亿额外支持。

   于是从2009年开始,铁路投资超过了7000亿元,超过了军费,超过了刘上台前十五年的总和,刘终于实现了自己“控制世界上一半铁路投资”的预言。

   此时刘志军的谈判艺术又有了进步,他把钢铁公司和水泥公司的代表叫来投标,失败者不仅一份钱拿不到,还将无法再用火车运输自己的产品。

刘在8年里一共修建了1.8万公里铁路,相当于原有线路的四分之一,其中客专有7000公里。现在正在建设的铁路长度为3万公里,其中客专1.3万公里,大部分将在2011年通车。

   以后,从北京出发,8小时就能到除了海口、拉萨和乌鲁木齐之外的任何一个省会。由于已经开工,这些铁路没办法停下来,今年的铁路投资仍将达到历史最高的8500亿元。

   刘志军唯一没能开工建设的高铁是从兰州到乌鲁木齐的“兰新第二双线”。但就在昨天,哈萨克斯塔总统在北京签署了协议,由中方负责修建阿拉木图到阿斯塔纳的高铁。据说这条铁路将采用中国的标准,可以连新疆却不能连俄罗斯,这对中国的地缘政治意义很大,可能促使中方再花钱把兰新第二双线也修起来。

   未来,越南、蒙古和巴基斯坦也都有可能通过改造自己的铁路来加强与中国的联系,中国肯定会一一满足他们的要求。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铁道部还将得到更多的投资。

可惜的是,铁道部并没有像石油企业一样,把巨额投资用在改善员工的收入上。我做了这么多年火车,没见一个列车员说过领导的好话,大家都对低水平的工资非常不满。一位列车长对我说,他原来是首钢的职工,首钢搬走时为了离家近而调到了北京铁路局,现在的工资只有原来同事的四分之一。

   他认为,刘“跨越”——刘志军因为经常说铁路要实现“跨越式发展”而得的外号——眼里只有铁路,从不考虑职工的感受。

   在刘的领导下,铁路职工的生活水平降到了1923年二七大罢工以来的最低点,经常连续一两个月在列车上度过,连饭都吃不好。更糟糕的是,刘志军在人事上也是雄心壮志,说撤铁路分局就撤铁路分局,谁要是对领导不满意,就会马上失去体制内的铁饭碗。

“刘跨越”的政治生命结束了,铁路的难题却刚刚开始。铁道部和铁路网如何处理?在日本,新干线修建完成之后一直亏损,直到日本经济起飞后的八十年代才开始盈利,于是政府就在1987年对国有铁道实施了民营化改革。按经济规律说,中国铁路迟早也应该民营化。但刘志军造成的局面比十河信二要复杂得多,因为他的高铁网太超前,对经济规律缺乏尊重,难以实现盈利。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果中国的铁道部改制的话,改造出来的新铁道公司可以破产吗?如果它被禁止破产,那它就还是铁道部;如果可以破产,这个负债率为70%的公司离破产就没多远了;如果把“坏的”资产拿走,只让“好的”资产上市,那中央政府通过银行借给铁道部的2万亿元资金就收不回来了。

此外,铁道部还凭借着自己的“永远不会破产”的形象获得了大量商业银行投资,如果这个条件消失,投资的资金链也将断裂,政府可能需要花更多的钱来救市。在中国,欠人家两万元会带来很大的压力,欠两个亿就要轻松得多,欠两万亿根本就等于绑架了债主。接替刘志军的新部长,其实一点压力都不用有。

  撤销铁道部还将面临政治上的挑战。日本国铁民营化运动的裁员人数是44万人,而且国铁本来就是企业,中国的铁道部则是政企合一的“铁道省”,拥有自己的警察、法庭和检察院,其职员们普遍认为自己不但不应该被裁员,反而应该为八年来的辛苦获得补偿。民营化,这一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将带来社会的动荡,甚至可能发生那位列车长所想象的“全路大罢工”,或局部的混乱。中国准备好了走过这个痛苦的过程吗?

   或许,解除铁道部对中国的“绑架”,要比铁道部“绑架”中国困难十倍。

   刘志军的三大功绩

刘志军的功绩在于翻开了中国铁路跨越式发展的历史新篇。将中国铁路从普速时代带进了高速时代。雨田见到有的资料是这样介绍的:将我国铁路进入高速时代的时间点这了这样的划分,就技术而言为2006年11月;就实践而言,为2007年4月18日的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实施之际。第一条新建投入运营的高速铁路,当属在2008北京奥运会前开通的京津城际铁路。

   雨田对刘志军的作为和政绩最深刻的印象是:他是“文革”之后的历任铁道部长中,最富于讲政治、讲大局的,最有事业心和战略远见的,能够从战略的高度、世界的视野和占领技术制高点的追求,来全盘谋划中国铁路的未来,能够跳出狭隘的部门利益和产业利益,始终强调人民铁路的社会责任和公益性特征。我可以举几个例子。

其一、殚精竭虑描绘中国铁路长远发展的美好蓝图。2004年1月,国务院批准了我国第一个行业规划。这就是铁路《中长期路网规划》。这个规划的诞生,可以说是刘志军执掌铁道部帅印之后的第一篇“杰作”,他为这个规划的出台精心组织,呕心沥血,四处奔走,积极建言。

   2008年的四季度,在中央出台应对金融危机冲击的经济新政之后,铁路建设成为拉动内需的“火车头”,国务院随之批准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调整方案》。调整方案有许多亮点,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技术数据更是令人振奋。按照调整后的规划,从现在起到2020年,中国将新建约4万公里铁路,铁路建设投资总规模将突破5万亿,届时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万公里以上;客运专线及城际铁路建设目标由现行的1.2万公里调整为1.6万公里以上,规划期末快速客运网总里程将达到5万公里以上;规划建设新线由1.6万公里调高到4.1万公里;铁路的复线率、电气化率将分别提高到50%和60%……

其二,将青藏铁路的建设始终置于铁路基建重中之重的地位。2003年7月1日,在拉萨的青藏铁路全线电视电话会议的讲话中,他用“四个伟大”来总结青藏铁路建设的地位、作用和成果,并做了相应的阐述。这就是“伟大的决策,伟大的工程,伟大的精神,伟大的队伍”。在雨田的印象中,用“四个伟大”来概括一项土木工程的政治、经济、民生乃至于文化的意义,在建国以来还是头一次。“四个伟大”的评价,在会后极大地调动和激励了全体建设者的劳动热情、创造热情和主人翁的荣誉感。

  其三,身体力行地践行人民铁路为人民的宗旨。刘志军坚持在春运期间不提价,虽然遭到包括吴敬琏等经济学家的公开反对和抨击,但仍然不改初衷,体现了对“农民工”的关怀,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和服务理念。他对这样做的解释是自己“农民的儿子”,不能让票贩子盘剥农民工的血汗钱。这些年来,在抢运重点运输物资,在汶川特大地震抢险救灾运输保障中,在屡屡出现的保电煤、保东北粮食调运入关的突击抢运中,铁路部门从来都是不讲二话的,从来都是先算政治账再算经济账的,最大限度地履行了铁路运输企业的社会责任。但这里面的艰辛,铁路行业之外的普通百姓们是很少了解的,甚至于还因为不了解真相而埋怨和指责铁路部门。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