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局域網的降臨

转录:莫談國是 – 莫之許 獨立評論人
國家局域網的降臨

迄今為止,大陸對Google的封鎖已經持續了兩週時間,仍沒有解封的跡象。屏蔽Google影響了許多人,包括Gmail的用戶,以及使用Google學術搜索的教師和學生等等。至此,當今世界上用戶最多,應用最廣泛的四大網站Google、Facebook、YouTube、Twitter全部遭到了大陸的徹底屏蔽。長期以來,大陸民間將互聯網視為社會發育,進而推動社會轉型的核心基礎,互聯網進入中國的頭十多年,各種發展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這一點,但是,隨著當局對互聯網管制的步步升級,這一寄託顯得越來越不真實,人們甚至開始懷疑,會不會有徹底關閉互聯網的那一天?前段事件泰國戒嚴期間,一度傳出關閉互聯網的消息,就在部分民間人士當中引起了這樣的憂慮。

2009年新疆7.5事件爆發後,當局就曾關閉新疆地區網絡達半年以上,因此,出現緊急事件時,當局關閉網絡,應無疑義。隨著一波又一波的清網行動的展開,當局究竟要將網絡管制到怎樣一個程度,則是另外一個問題。在筆者看來,當局對互聯網的管制還將繼續探底,不排除將整個大陸網絡變為局域網或者國家局域網的可能。這裡所謂局域網,是指大陸個人用戶接入網絡時,並不像現在這樣默認為接入了國際互聯網(INTERNET),相反,接入國際互聯網會成為一種需要經過申請的行為。

這一前景有多少可能?反對者可能會認為,關閉互聯網影響面太大,故不可能為之。然而,從大陸網絡現狀來看,並非如此,杜絕大陸個人用戶直接接入國際互聯網,並不具備不可逾越的障礙,隨著維穩和管制的加強,這一前景越來越具有現實的可能。

首先,從對國際互聯網的需求來說,並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礙。在GFW對境外網站長期的限制和屏蔽之後,大陸網民對於大陸之外的互聯網應用的需求已經相當低落,針對此次屏蔽,Google官方就表示,大陸只有3%的網絡流量是流向國外,而其中Google是最主要的目的地。這表明,在GFW等管制之下,絕大多數大陸網民都只面向本土網站,缺乏對於國際化的互聯網應用的需求,關閉互聯網,並不如想像那樣,會造成很大的後果或影響。有人開玩笑說,或許影響最大的只是草榴用戶。

其次,大陸本土應用已經足以滿足絕大多數用戶的需求。長期以來,當局鼓勵各種本土替代應用的發展,以減少對國際互聯網的依賴。歷數大陸各大網站,都不難發現其境外原型,如百度之於Google,微博之於Twitter,人人網之於Facebook,優土之於YouTube。為了達到替代目的,當局對於各種網絡創新持相對開放的態度,最鮮明的例子莫過於微博的興起,微博的興起肯定會給當局帶來相當的維穩和信息管制壓力,即便如此,當局依舊採取了容許乃至鼓勵的立場,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出於替代的考慮,微博在滿足國內用戶對社交網站的需求的同時,也就降低了Twitter等國際網站的吸引力。

如今,隨便走進一家網吧,又或者是詢之於身邊親友,都不難發現,絕大多數大陸網民的需求不外是遊戲、影視、音樂、社交、資訊,而所有這些,都可以在本土網站上得到滿足。事實上,絕大部分大陸網民甚至根本不知道GFW(防火長城,英文名稱Great Firewall of China)的存在,突然關閉互聯網,對於這些網民來說,近乎於不曾發生,更談不上什麼難以接受的後果。

最後,那些必須通過國際互聯網進行的商務、學術、信息等服務,可以通過特許的方式得到滿足。1989年後,為了擺脫六四陰影,重建執政基礎,當局採取了進一步市場化和對外開放以促進經濟發展的策略,開放互聯網就是其中的重要內容,也因此,有人認為,退出國際互聯網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會促使當局三思而後行,但是,這種看法忽略了一點:需要通過國際互聯網進行的商務、學術、信息等服務,絕大多數都是單位行為,通過對公司、學校、機構等發放許可證,允許單位申請接入INTERNET並享受境外服務(這當然會留下信息走私的後門),以及通過境內代理的方式為個人用戶提供服務,可以將此舉的影響降低到最小。

此前,國內亦有通訊服務商曾向少數政府和商業用戶提供專屬端口,不受限制的瀏覽國際互聯網。不容忽視的是,市場新極權之下,絕大多數的文化、教育、科研、媒體機構仍處在體制的直接控制之下,而無論是國有還是私有企業,也都與體制保持著緊密的聯繫,允許單位接入國際互聯網,不僅可以保持對信息的控制,同時也不會對經濟運行造成巨大衝擊。

而在亞洲的伊朗,2010年12月,該國通訊與信息技術部部長塔基普爾(Reza Taghipour)正式提出建造「全國互聯網」的設想。根據該設想,伊朗將分階段推廣這一本土化的互聯網。初始階段,新的網絡將會和標準的互聯網並行使用,銀行、政府機構和大型企業仍然能夠繼續接入標準互聯網。接下來伊朗全國6000多所學校將接入該網絡。最終伊朗境內的互聯網接入服務都將轉移到「全國互聯網」上。

因此,如果要探究當局管制網絡的底線,國家局域網並非一個完全空想的未來。一旦體制下定決心,並從技術上做到隔離,大陸個人用戶無論是打開台式機、筆記本還是手機,所接入的僅僅是國家局域網的那一天就會降臨,如今尚且可以通過翻牆的方式迂迴獲得的境外網站,也將變得遙不可及。這樣的圖景看上去悲觀乃至絕望,可是,有什麼力量可以阻止其到來呢?又有什麼不可克服的技術障礙和社會後果阻止其降臨呢?

1987年9月20日,中國兵器工業計算機應用研究所發出了大陸歷史上第一封電子郵件,內容為「越過長城,走向世界」(Across the Great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令人諷刺的是,或許不久的將來,我們所面臨的,卻是在防火長城(GFW)之內,畫地為牢。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