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写诗像发微博微信?故宫新发现2.8万首御笔诗(图)

635400041859040714.jpg

日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透露,该院已经启动乾隆御制诗文稿的整理和研究工作,新发现了两箱乾隆皇帝的2.8万首御笔诗,正在清理,这批诗作即将面世。

一位故宫专家告诉记者,故宫的很多文物上也有乾隆的诗作题写,“在我看来,他的诗作对他来说就像我们现代人的‘微博’‘微信’一样。”很多学者都认为,乾隆的御制诗“历史价值大大超过艺术价值”。

2.8万首乾隆新诗作将重见天日

单霁翔介绍,清理文物时,工作人员在库房里发现了两个箱子,上面写着“乾隆诗稿”,打开后,竟然是乾隆皇帝的2.8万首诗的诗稿。“过去库房里有1.7万多首乾隆的诗,加上这次的发现,有4万多首”。史传乾隆皇帝喜欢吟诗作赋,一生写了4万多首诗作。对此学界一直存在争议,因为没人见过这么多诗作,还有人猜测乾隆的诗是大臣代笔。

记者看到这批文物的图片,长方的白色纸页上用蝇头小楷写着诗句,每叠诗页用黄色封条封好,再用黄纸包好。“史传乾隆皇帝喜欢吟诗作赋,有40000多首诗作。这对此前的争议以及代笔的传闻或许是有力佐证。同时或许能够说明:乾隆皇帝是非常勤奋的,几乎每天都要写诗,就像我们作功课一样。”单霁翔表示,这些乾隆诗文稿的数量非常大,基本包含了乾隆皇帝一生的诗文作品,既有御笔稿(朱笔),也有大臣誊写稿(墨笔),具有相当程度的文化与考古价值。“拿破仑一件手稿曾经拍出巨额天价,故宫馆藏如此大量珍贵的乾隆亲笔诗稿,其价值无法估量。”

据不完全统计,乾隆所写诗作已有40000多首,这意味着在乾隆88年的人生中,每天都要写约1.3首诗,而《全唐诗》共有两千多位作者,也不过四万多首诗,乾隆以一人之力就超过了。据说他是中国历史上写诗最多的人,也是全世界古往今来写诗最多的人。

635400042708306206.jpg乾隆诗作手稿

乾隆没有把诗歌创作当做文学创作

从诗的内容上看,单霁翔介绍,乾隆写的是纪实诗,记当天或某个时期的事件以及国家大事,几乎每一句后面都有一个“注”(即这句诗的意思),所以篇幅比较长。他表示,这批文物整理完成后将尽快展出,“故宫馆藏文物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正在进行系统地整理和归类。”

故宫专家向记者表示,故宫中很多文物上都有乾隆题写的诗作,“瓷器、画作上都有,乾隆‘家天下’的思想让他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这些诗作数量很多,质量不高。”这位专家表示,乾隆写这些诗作就像今天我们写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我觉得他并没有把诗歌创作当做文学创作,当然,他是皇帝,他说好也没人说不好。”

据介绍,乾隆的这些诗作内容能弥补当时历史记录的不足,“乾隆把什么都写到诗里头了,他的所见所感所想,也是他留下的认知、思考和创作。”

乾隆诗作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酷喜弄墨,但这位伟大的皇帝,在诗赋上的天份却相当有限。他的几万首诗,没有广为传诵的后世佳作,最为街巷百姓们津津乐道的,竟然是———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到此处是乾隆原著,然后乾隆大诗人就顿足沉吟,苦思而不得一句,纪晓岚随口就说了句“飞入芦花都不见”,于是乾隆大喜,称为绝妙。

金庸先生就以辛辣的语言讽刺了乾隆的诗文,斥之曰连秀才都不如,认为乾隆的墨宝玷污了当世之作,玷污了各大名胜古迹。金庸在小说《书剑恩仇录》里写道,“他(指乾隆)最爱卖弄才学,这次南来,到处吟诗题字,唐突胜景,作践山水。”

《杂诗》

水至清无鱼,人至察无徒,

无鱼非水德,无徒势云孤。

鱼岂离于水,潜渊转江湖,

人岂离于世,适将他有图。

知一贵知二,通变乃达常,

不逆复不亿,抑亦先觉良。

吹芋三百人,隐笑齐宣王。

《夜雨》

夜雨打船窗,恰值清梦醒。

入耳适宜听,披衾不览冷。

即南已增润,忆北牵怀永。

须臾声渐稀,无眠以耿耿。

《扫雪》

扫雪必行赏,仆台早候之。

未成分寸际,那可饰装为。

今日素真积,培林泽倍滋。

天思诚赐我,分惠亦其宜。

《读杜牧集》

茂学本工文,清辞每出群。

虽称有奇节,未觉副高闻。

锦字常悬壁,朱楼喜梦云。

所输老杜者,一饭不忘君。

《宿方山》

行馆傍花宫,林峦益致静。

山游薄暮归,篝灯夜方永。

定钟近宵声,弗霜亦念警。

安禅付彼僧,我自娱清省。

《读项羽纪》

鹿走荒郊壮士追,蛙声紫色总男儿。

拔山扛鼎兴何暴,齿剑辞骓志不移。

天下不闻歌楚些,帐中唯见叹虞兮。

故乡三户终何在?千载乌江不洗悲。

《题史可法像》

纪文已识一篇笃,予谥仍留两字芳。

凡此无非励臣节,监兹可不慎君纲。

象斯睹矣牍斯抚,月与霁而风与光。

井命复书书卷内,千秋忠迹表维扬。

《经岳武穆祠》

翠柏红垣见葆祠,羔豚命祭复过之。

两言臣则师千古,百战兵威震一时。

道济长城谁自坏?临安一木本犹支。

故乡俎豆夫何恨,恨是金牌太促期!

《三月初八日幸圆明园》

秉时御气暮春初,灵沼灵台艳裔舒。

似毯绿茵承步辇,含胎红杏倚玫除。

下空回雁无忧弋,画水文鳞底用渔。

满眼韶光如有待,东风着意为吹嘘。

《红叶》

迭嶂青云放晓晴,乍看红叶一枝横。

徘徊体物难成句,几点玫瑰衬绿琼。

《黄瓜》

菜盘佳品最燕京,二月尝新岂定评。

压架缀篱偏有致,田家风景绘真情。

《紫光阁阅武举射》

抡材临别苑,射策对明廷。

养士百年久,干城九塞宁。

雕弓悬满月,羽箭迅流星。

为问赳桓辈,能通黄石经?

《梁武帝》

乘其危窃其祚,萧衍道成视刘裕。

宫城围吴兴拒,徒称马袁仍厚遇。

本失正末奚数,定律兴乐曾何助。

特佞佛奉象塑,舍身同泰功德慕。

初祖谒直指处,漆桶弗契乃北去。

祀牺牲代面素,庙不血食语不惧。

饿台城应始悟,荷荷那得金仙护。

《中元观河灯》

太液澄波镜面平,无边佳景此宵生。

满湖星斗涵秋冷,万朵金莲彻夜明。

逐浪惊鸥光影眩,随风贴苇往来轻。

泛舟何用烧银烛,上下花房映月荣。

《赐大学士张廷玉》

喉舌专司历有年,两朝望重志愈坚,

魏公令德光闾里,山甫柔嘉耀简编。

调鼎念常周庶务,劳谦事每效前贤。

古今政绩如悬鉴,时为苍生咨惠鲜。

《姜女祠》

凄风秃树吼斜阳,尚作悲声配国殇。

千古无心夸节义,一身有死为纲常。

由来此日称姜女,尽道当年哭杞梁。

长见秉彝公懿好,讹传是处也何妨?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