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原国内各地图API坐标系统比较与转换

备注:资料均来源与网上,这里稍加整理,有错欢迎指出 一、各个坐标系的概况 众所周知地球是一个不规则椭圆体,GIS中的坐标系定义由基准面和地图投影两组参数确定,而基准面的定义则由特定椭球体及其对应的转换参数确定。 基准面是利用特定椭球体对特定地区地球表面的逼近,因此每个国家或地区均有各自的基准面。基准面是在椭球体基础上建立的,椭球体可以对应多个基准面,而基准面只能对应一个椭球体。意思就是无论是谷歌地图、搜搜地图还是高德地图、百度地图区别只是针对不同的大地地理坐标系标准制作的经纬度,不存在准不准的问题,大家都是准的只是参照物或者说是标准不一样。谷歌地图采用的是WGS84地理坐标系(中国范围除外),谷歌中国地图和搜搜中国地图采用的是GCJ02地理坐标系,百度采用的是BD09坐标系,而设备一般包含GPS芯片或者北斗芯片获取的经纬度为WGS84地理坐标系,为什么不统一用WGS84地理坐标系这就是国家地理测绘总局对于出版地图的要求,出版地图必须符合GCJ02坐标系标准了,也就是国家规定不能直接使用WGS84地理坐标系。所以定位大家感觉不准确很多又叫出版地图为火星地图其实只是坐标系不一样而已。这就是为什么设备采集的经纬度在地图上显示的时候经常有很大的偏差,远远超出民用GPS 10米偏移量的技术规范。 以上参考自:haotsp.com 总结: WGS84坐标系:即地球坐标系,国际上通用的坐标系。 GCJ02坐标系:即火星坐标系,WGS84坐标系经加密后的坐标系。 BD09坐标系:即百度坐标系,GCJ02坐标系经加密后的坐标系。 搜狗坐标系、图吧坐标系等,估计也是在GCJ02基础上加密而成的。 二、各个地图API采用的坐标系 API 坐标系 百度地图API 百度坐标 腾讯搜搜地图API 火星坐标 搜狐搜狗地图API 搜狗坐标* 阿里云地图API 火星坐标 图吧MapBar地图API 图吧坐标 高德MapABC地图API 火星坐标 灵图51ditu地图API 火星坐标 注1:百度地图使用百度坐标,支持从地球坐标和火星坐标导入成百度坐标,但无法导出。并且批量坐标转换一次只能转换20个(待验证)。 注2:搜狗地图支持直接显示地球坐标,支持地球坐标、火星坐标、百度坐标导入成搜狗坐标,同样,搜狗坐标也无法导出。 个人认为:采用自家坐标体系,而不采用国内通用的火星坐标体系,实在是自寻短处。当然,百度是因为做的足够大、足够好,所以很霸道,也为以后一统天下而不让别人瓜分之而做准备吧。搜狗虽然用自家坐标体系,但能将地球坐标直接导入,此举也属唯一。而图吧地图不知道学什么加密方式,以前用地球坐标用的好好的,现在用图吧自己的坐标,难道是因为给百度做过所以也来了这么一招?或者沿用百度?不得而知。 本文的目的在于:做地图开发的时候,不希望被一家地图API迁就,所以采用火星坐标是正确的选择,希望本文能够对选择使用谁家API的开发者提供一点帮助吧。就我个人而言,我绝不会使用非火星坐标系统的地图API,虽然百度地图API很好很强大确实很吸引我。 以上参考自:http://rovertang.com/labs/map-compare/ 三、各个坐标系的相互转换 1.火星坐标系 (GCJ-02) 与百度坐标系 (BD-09) 的转换算法,其中 bd_encryp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路由器被蹭网后,我有被黑的风险吗?

路由器被蹭网后,我有被黑的风险吗? Evi1m0,来自知道创宇,邪红色信息安全组织创始人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理解为:蹭网之后,能做些什么? 不少人的八卦心窥探欲还是很强烈的,强烈到让人恐惧。所以很多人喜欢看一些八卦文章,比如:如何优雅的窥探别人? 通常这样的文章很容易火起来,因为不少人都喜欢看而且百看不厌。 最近路由安全沸沸扬扬,可以翻阅我微信公众号历史文章查看关于路由安全的文章以及央视当时的采访。鉴于天时地利人和,最后我成功的在现实生活中上演了这样一场精彩好戏,为了满足众人的欲望,我就写成故事。大家好好琢磨琢磨蹭网之后,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声明: 这是一个虚构故事,图片均加万恶马赛克。 ——————— 记忆中隔壁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妹子,那天 Z 来找我的时候恰巧碰到了,进屋后跑到我耳边说:“隔壁那个妹子你能不能要到微信,我觉得挺不错的呢~” 这么三俗的场景竟然发生在我的身边,我说等两天我给你消息。 入口 既然是住在隔壁的年轻人,必然不可缺少的就是路由器,于是我打算从路由器当做入口开始这次旅程,将 wifi 打开后发现了三个信号,我首先选择这个名字非常独特的路由: ** LOVE ** 根据名字 ** LOVE ** 可大概看出两个人名,应该是男朋友,想到这心里为 Z 君凉了一半。 找到疑似对方入口的地方就好说了,翻出 minidwep(一款 linux 下破解 wifi 密码的工具)导入部分密码字典,开始进行爆破。因对方使用 WPA2 加密方式,所以只能使用暴力破解方式进入,WEP 则目前可以直接破解密码,所以破解 WPA2 加密方式的路由基本上成功率取决于黑客手中字典的大小。 喝了杯咖啡回来,发现密码已经出来了:198707**,于是愉快的连接了进去。 困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如何翻墙”系列:关于 TOR 的常见问题解答

摘自 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3/11/tor-faq.html TOR 是一个很老牌的翻墙工具,也是俺在博客中推荐的第一款翻墙工具——当时正赶上朝廷的60大寿,GFW 加强封锁,俺就写了一篇《"如何翻墙"系列:戴"套"翻墻的方法》,算是 TOR 的入门教程。   4年过去了,虽然新的翻墙工具不断涌现,但 TOR 的影响力和用户数仍然持续增加——很多人不仅仅是用 TOR 来翻墙,更是用 TOR 来隐匿自己的上网行踪。在这期间,俺也收到很多读者来信/博客留言,询问关于 TOR 的各种问题。甚至有热心读者建议俺专门写一篇博文,聊聊 TOR 的高级话题。   为了帮大伙儿更好地使用 TOR,今天再发一篇教程,解答 TOR 的各种常见问题。 ★TOR 是什么?   TOR 是洋文 (The Onion Router)的缩写,中文又称"洋葱网络/洋葱路由"。简单而言,这是一款专门设计用于隐匿上网身份的工具。   TOR 的官网在"这里"。关于 TOR 的更详细介绍,请看维基百科的"这里"。 ★哪些网友需要使用 TOR?   前面说了,设计 TOR 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上网隐匿身份。所以,跟其它的翻墙工具不同——它的重点功能是"隐匿性","翻墙"只是顺带的功能。   具有如下特点的用户,可以考虑使用 T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国内封杀的“泡面传奇”中国当代政坛的生死对决

泡面传奇——中国当代政坛的生死对决 吴稼祥/文 引子:朋友们都知道我是很少几个认为周太尉被非正义围剿,且一直安然的不合时宜的人。我的看法,不来自八卦,也不来自深宫秘闻,而来自我对当代中国政治史的理解,以及我对现任老大禀赋的认知。从今天起,我以章回微信方式,向朋友们汇报,这是第一篇。 第一回:周公渡海归国,毛祖占山为王 1924年月,周恩来从巴黎回国,毛泽东回湖南养病。1927年8月1日,周恩来领导南昌起义,失败后流窜;9日,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失败后创建井冈山根据地。中国政坛长达近一个世纪的恩怨情仇拉开序幕。 毛说他领导了10次路线斗争,那其实都权力斗争,真正的路线斗争只有一次,那就是他代表的山沟马列,与周恩来所代表的西方马列之间的斗争。周恩来一生,只有一个得意门生,也是最疼爱的小弟,还是最坚定的政治盟友,那就是邓小平。毛祖周公去世后,他们之间的过节,被邓与他的对手继承。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同房情深非基友,一生道合真兄弟 先说说周恩来与邓小平的情缘。 1922年6月,巴黎戈德弗鲁瓦街17号一家廉价旅馆的一个小房间里,住着周恩来,他在主编《少年》(后改为《赤光》)半月刊,邓与其同房,负责刻字并油印,被称为“油印博士”。邓此生有两次与周“同房”的机遇,一次在巴黎,另一次在上海。没有巴黎同房,邓这一辈子,顶多是个自食其力的海归。周1924年回国任职黄埔军校和中共两广区委,邓接替周主编《赤光》,并于1926年1月被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那儿遇到他终身爱人张锡媛。周1926年冬到上海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邓于27年春受命回国到冯玉祥部西安中山军事学校任中共组织书记。27年8月周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28年1月任中央常委兼组织局主任,邓同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并跟随周到上海,在那里与张结婚,与周住楼上楼下。 周与邓,如双子星座,轨迹先后相随,人生荣枯与共。(2月23日) 泡面传奇第三回:相对无言不弹儿女泪,当面交接定下英雄策 1973年4月9日下午,历尽磨难的邓小平夫妇到西郊玉泉山,看望确诊患癌症的周恩来和夫人。看着周消瘦憔悴面容,邓悲从中来,与周相对无言。长久沉默后,他们交谈很久,周向经自己艰难斡旋刚刚复出的邓交待自己的后事。4月12日,周抱病携同邓设宴招待西哈努克,向世界宣告邓正式复出,并代替自己主持工作,他本人将病退二线。 周一生免于被毛祖清除,一得益于他的背景,留法、黄埔和南昌起义,党内军内根基极深;二得益于深厚政治功底,早已看出中共这样的组织,顽固地存在着“第二把手更换率”,毛所谓十次路线斗争,干掉的大多是第二把手,因为第二把手要干事,威望就上升,让第一把手毛祖寝食难安,周一生不做第二把手,只呆在第三把手位置上,毛朱周,毛刘周,毛林周,毛华周……故幸免。 76年1月8日,周去世,失去周的保护,邓再次罹祸。(1月24日) 第四回:携手联袂做掉华统帅,分道扬镳各表现代化 1978年11月中旬,戏剧性的中央工作会议在背景召开。此时,元老陈云要弄掉华国锋的心情,可能被邓小平更迫切:邓已经官复原职,陈的复出则一直受到华等人的阻挠。11月12日,陈在分组会上发难,批评不平反冤假错案。最终迫使叶剑英去做华的工作,让出领导权。陈在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常委和党的副主席,与邓平起平坐,成为新中华帝国两大巨头。 可惜蜜月期不长。1980年2月,邓推荐胡耀邦做了总书记,这破灭了一个人的皇帝梦,新一轮政治战争开打。这场战争在名义上,是现代化要走什么道路的问题,陈主张毛祖山沟马列的升级版——苏联模式,邓,特别是胡,主张改革和市场化道路。那个要与胡争夺皇位的人,则全力支持陈。要知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2月24日) 第五回:怜香喜获心上人,顶风敢做排头兵 上回讲到一人,要做当今“皇上”,不是别人,正是我等大师兄邓力群。 大师兄1915年生人,1936年考入北大经济系,未毕业投身革命,实乃一时英豪,花见花开。话说当年延安四大美女之一范元甄,毛祖周公都很关心她,嫁给李锐。1943年,延安搞抢救运动,李锐夫妇被“抢救”,抢救者就是大师兄,范元甄被他“抢”到了窑洞里的床上。结果,甄一辈子都爱着邓。只要有人提及大师兄,范美人都会激动得像一片树叶。 1975年,大师兄协助第二次复出的邓小平,起草一系列重要文件。被四人帮批为三株“大毒草”,胡乔木告发邓小平,大师兄受牵连,但没有屈服,为《论总纲》主动承担责任。据传,邓小平事后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一个半人顶住了,半个刘仰峤,一个邓力群。 大师兄壮举美名传,他本家大哥第三次复出后心有所想,想的是什么呢?(2月24日) 第六回:倡商品经济开风气之先,整思想战线展腾挪身手 “社会主义要大力发展商品经济。”现在听到这句话,陈词滥调;在1979年早春听到这句话,绝对是春天的风声。这春风是从大师兄邓力群口中吹出来的。 1978年底,大师兄作为中国经济代表团顾问访日。归来不久,到北大做报告,会场不够大,拉广播到各个教室,作为分会场。演讲者口若悬河,条理清晰,思想前卫,让我们听得如醉如痴。当时,他的公子邓英淘就在我们班上,还有一个思想解放、文笔极好的理论家李洪林的公子李少民也在我们班上。而且李在中宣部理论局工作,1982年邓做了中宣部长:老子同衙,儿子同窗。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纳闷了许多年。1981年8月,中宣部召开思想战线座谈会,开始整肃思想界,邓力群成为幕后推手,并因此代替王任重执掌中宣部;一到中宣部,就开始批判李,李最后被赶到福建。大师兄从旗手到“杀手”,为何有如此惊人转变呢?(2月24日) 第七回:抱腿攀龙非吾技,倚天屠蛟是宝典 1988年某月某日,邓力群公子英淘(愿他安息)和我应北大经济院系师弟师妹之邀,参加《学友》杂志10周年纪念会,该杂志是我们77级创办,邓主编,我副主编。会上英淘说:“有人说我父亲左,错了,我父亲连私有制都不反对。” 我相信英淘说的实话。问题是,一个思想如此解放的人,为何要扮演那么左的角色?这就回到前回问题,邓力群对本家大哥忠心耿耿,有何期望?答案是:登顶。问题是,邓小平把胡耀邦看成弟子,小邓却未享受此等待遇。故1980年2月胡做了总书记,就成了大师兄人生的转折点。年龄是个关键,他与胡同龄(1915),不可能通过为胡牵马随镫而成为胡的接班人。要想登顶,只能取而代之。要取代,就要和胡采取截然相反的政纲:你改革,我保守。这就要倚天屠龙。原道的天是“沟马”(山沟马列),肉身的天是陈云。他要改换门庭,从邓门到陈廷。大师兄策略极为成功,差一点在3年后如愿。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第八回:《苦恋》风波开启新朝第一战,屠龙秘技成为旧派传家宝 有个叫白桦的作家,肯定没有想到此生有机会进入历史的聚焦点。1979年9月《十月》第3期发表他的电影剧本《苦恋》;1980年底,长春电影厂将其拍成电影,改名《太阳和人》。故事说有个少年,受国民党迫害,出国成画家,共产党执政后回国,文革中历尽磨难,女儿要出国,他反对,女儿问:“你苦恋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您吗?” 电影从未公开放映,但在党内军内引发内战。王震领导的军方有关部门,陈云领导的中纪委都以批判姿态介入。这场内战的直接结果,对《苦恋》持柔性立场的中宣部部长王任重让位给邓力群;间接结果,大师兄邓力群开发出了新红朝屠龙术:宣传口进行高空轰炸,纪检委开展地面进攻。这就要求自己人要同时控制这两个部门,当时就做到了:天君陈云1978年12月执掌中纪委,屠龙者邓力群1982年4月到任中宣部。 从此,有分教:守道派高居审判席,改革者均成嫌疑人。(2月25日) 第九回:新君垂泪询良策,老帅杖北上救危驾 1983年2月中旬某日,刚在12大当选总书记几个月的胡耀邦在京西宾馆电梯里,电梯下行,同梯的还有乔石。胡眼中含泪,政治局书记处联席会议刚刚结束,陈云在会上严厉批评胡耀邦,并与胡乔木、邓力群、姚依林、宋平会商后,发出通知召开中央工作会议,要胡耀邦下台,拟议邓力群取代。胡的“罪行”是1月20日在全国职工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四化建设和改革问题》,陈指责说,一切都要改,连“一五”都要改?还批评发展速度定高了,7%,他主张4%。后来实际增长7%以上。 “怎么办?”胡泪眼模糊地问乔石。 “找下小平同志吧?”后者建议道。 小平建议胡找下叶帅。叶帅对胡一直很宠爱,邓与叶在其他事情上有分歧,推举胡登位意见一致。叶帅当时在广东养病,立即北上找陈云,这场危机被化解。这正是,直捣黄龙志未酬,要出妙计清君侧。 第十回拔龙鳞满朝文官丧胆,断虎爪天下督抚寒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