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December, 2013 05:30

专栏作者

致习近平主席的一封信

托马斯·弗里德曼 2013年12月16日

天安门广场的警察。中国与西方媒体的较量似乎到了关键时刻。

Reuters

天安门广场的警察。中国与西方媒体的较量似乎到了关键时刻。

备忘录 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自:贵国的一位朋友

  • 托马斯·L·弗里德曼 Josh Haner/The New York Times

    托马斯·L·弗里德曼

相关文章

尊敬的习主席,近些年,全球投资界一直在进行一场拉锯战,其中的一方认为中国是一个行将破裂的大泡沫,因此便“高声叫喊看空中国”;另一方则认为,中国虽然存在巨大的问题,但却同时拥有强有力的手段和智慧的领导人,因此就会找到发展之路,即使发展的速度会更为平缓。我倾向于后一个阵营,然而,目睹中国最近的一些表现,我不由得开始琢磨:您治下的系统,难道不像我想的那么稳固?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乐见中国成功地赋权于民,让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更好地参与塑造中国的未来,更好地融入世界。有些人对您说,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希望看到中国失败,那些人全都是不知所云。今天,我们两国的经济和命运是完全密不可分的。

所以,我希望中国人民过得好。许多美国人也这么想。这就是我今天给您写信的原因。我认为,您眼看着就要犯下一个极其可怕的错误了。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路透社(Reuters)的中文网站最近被封,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和《纽约时报》的中文网站则已经被封数月。更重要的是,《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在中国有20多名记者,他们的签证在12月底就要到期,而到目前为止,您的政府一直拒绝给他们续签签证——此举明显是在报复这两个机构,因为它们揭露了中国高官亲属聚敛巨额财富的行为,其中也包括您的亲属。据传言,您有意取缔前述新闻机构在中国的报道权。

一些中国专家对我说,您感到我们已经越过红线,所以才采取了这种前所未有的强制取缔措施。您似乎认为,游戏规则是外国新闻媒体、地方媒体和社交媒体可以随心所欲地报道地方和省级的腐败事件和社会抗议事件——实际上,这样的报道是中央政府追查和遏制腐败的一种途径——然而,类似关注绝不能触及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财产交易。

习主席,如果说果真有人越过红线,那这也是您手下的官员和科技进步带来的结果。为什么这么说?您自己的媒体上就有足够多的短篇报道暗示——它们透露了冰山的一角——共产党高官的家族广泛存在敛财行为。这一类的资产攫取也许并不全属违法,不过,如果官员们并未以权谋私,并未利用高层缺乏透明度的优势,敛财的规模肯定不会这么巨大。

就在去年3月,中国当局迅速从网络博客空间删除了一组照片,照片反映了发生在北京的一起车祸命案,该案据信涉及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一名亲密盟友的儿子。涉案车辆是一辆法拉利(Ferrari)。司机遇害,两名和他在一起的年轻女性身受重伤。死者这么年轻,怎么买得起法拉利?

既然有如此多的中国人在网上谈论此事,外国新闻媒体绝不可能永久性地忽略此类报道。中国经济的金融化和股东文化的出现迫使中国公司和市场遵循国际准则、对公司架构和股东情况进行公开备案,有鉴于此,这样的局面甚至更加难以逃避。

有了这些备案材料,不可避免的情况就是,在中国的记者会像我们这样,雇佣会计师及律师仔细检查这些公开材料,从中发现一些事情。比如说,前总理温家宝90岁的母亲只是一名退休教师,但却在中国一家大型金融服务公司拥有价值约为1亿美元(约合6.07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温家宝的儿子、女儿、弟弟和妻弟也都变得非常富有。

越过红线的究竟是谁?我们认为,是您的一些同事及其子女胃口巨大的贪婪之心,以及促使这些行为曝光的新技术。这种技术不会销声匿迹,因此,过度敛财与贪污的情况最好是销声匿迹。《纽约时报》和彭博社对此类事件的曝光极大地帮助了您的领导工作。这是心脏病发作前的一种警告。纵观历史,中国政权灭亡的头号原因就是贪婪与腐败。

如果您把我们的记者通通赶出中国,我可以告诉您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将在香港、台湾及韩国设立办公室,在那里专心梳理金融资料,而不再有可为平衡的其他选择,无法在中国旅行,无法与中国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也无法撰写关于其他问题的详尽报道。这还将迫使我们驱逐中国的记者。你们既然要蒙住我们的眼睛,我们也不会让你们享受我们的开放。

习近平主席,您的看法没错,高层巨额敛财行为的曝光确实会给共产党的统治带来巨大威胁。但是,如果您因此责备那些曝光过度敛财行为的人,而不是那些敛财的人,那您就错了。

20世纪80及90年代,中国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中国可以在封闭的政治体制下侥幸维持市场开放。但我认为,到了21世纪,这样的局面不再是一种可能,即便是也绝对达不到过去的程度。过去10年间,世界从相互连接走向了高度连接。净效应就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中国——出现了财富集中于顶层的情况,但与此同时,底层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发言权与组织权,更多的监督权——透明度——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涌现。

中国版Twitter新浪微博拥有3亿多用户,有一半中国人都在使用网络,中国人使用的手机达到了10亿部,其中很多都拥有拍照功能。在这样的一个世界当中,腐败及过度敛财的行为不可能只受到当地人的关注。您不妨在字典中查找如下词条:占领华尔街、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和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这些故事都可以让我们知道,当财富集中在顶层、权力在底层散布、透明度无处不在的时候,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北京方面应该担心,如果这种促使一些精英致富的秘密幕后交易——每天都有更多的中国人得知并私下讨论此类交易——依然是公众讨论及改革的禁区,如果大规模抗议由此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唯一选择,公众会有何反应。

习近平主席,为了您自己,也为了中国的稳定,请不要犯下这种错误,不要责难这些传达信息的人。您在中国需要建立的防火墙不能与真相作对。它必须与腐败作对。

敬上,

中国的一位朋友。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