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Can an ARM Overcome the Law of Physics?

There has been quite a lot of talk about ARM Holdings and the ARM processor lately. Some of this is due to the pervasiveness of its architecture in many mobile devices, some of it is due to extensive hype ov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英媒:中国违反联合国制裁朝鲜决议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报道称,中国对朝鲜制裁是虚。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14日)报道称,中国政府即使在美国国务卿克里访问期间都继续无视联合国制裁朝鲜的禁运决议。 文章一上来就指出,在过去10年中,中国辽宁省丹东市沿江开发区会友演歌村1602号这一幢不起眼的普通居民楼房便是美国调查人员长期以来所称的“朝鲜大规模杀伤武器工业资金来源的关键一环”。 文章接着指出,尽管中国政府上个月——在联合国制裁朝鲜决议通过后第10天终于关闭了这家朝鲜金融机构,还要求中国大型国有银行关闭在光鲜银行的户头,并通过官方媒体对此举广为宣传,但事实是,人们可以继续通过诸如丹东银行等地方银行轻而易举地向朝鲜大笔汇款。报道称,自2004年开始在中国设立分行的朝鲜光鲜银行(Korea Kwangson Bank)在丹东设立分行以来,这家主管外贸的银行已经帮助平壤政府获取了数十亿美元价值的外汇,使得朝鲜政权得以有财力开发核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 平壤的生命线 《星期日电讯报》记者在丹东采访时发现,这个人口不到80万的鸭绿江畔中国城市继续扮演朝鲜通往外界的关键枢纽角色。 记者形容丹东是一个随处都是走私客、间谍和军官的“天高皇帝远”的边城。 有调查显示中朝每年约60亿美元价值的双边贸易有70%左右都通过丹东,而每年通过这里的非官方或黑市贸易更可能超过100亿美元。 报到称,通过丹东转入朝鲜的外汇不但被平壤用来扩充核军备,更是被朝鲜领导人用来购买私人使用的西方奢侈品:比如金正恩喜欢的美食、好酒和苹果iMac。 鸭绿江畔丹东市的边境口岸上等待通关的卡车。 中国制裁是虚? 报道指出,尽管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内的多为领导人都高调表示反对在“中国门口”捣乱,尽管大量政府官员和学者均对外表示中国对朝鲜的挑衅行为失去耐心,但是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仍然在继续。 《星期日电讯报》记者在丹东采访时发现,上周某日早晨丹东银行主行先后就有11人很顺利地从中国境内向朝鲜汇款,而且汇款数额大。 丹东银行的一位经理助理就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当天早晨的汇款单,证实有人刚刚轻而易举地将15000欧元汇到平壤。 当地银行人士介绍说,向朝鲜汇款没有上限,可以汇美元、欧元、日元、韩元和人民币元五种外币。 一位名叫王远刚(音)的中国商人向记者介绍说,虽然在朝鲜光鲜银行的帐户被关闭给他造成一些不便,但是他在朝鲜的生意受到影响主要不是制裁,而还是因为朝鲜方面作生意步伐缓慢的因素。 丹东边贸如故 记者调查发现,尽管中国官方高调表示对朝鲜方面采取措施,但是经过丹东的中朝贸易继续显示蓬勃之势。 每天,向朝鲜方面运送粮食、化肥和日用商品的卡车在海关前排起长龙。大量朝鲜人继续每天涌入丹东。 据当地一位销售美国苹果公司产品的商人说,朝鲜人最喜欢的是诸如iPhone5和iPad这样的昂贵的高档货,而且经常有人一买就是40-50件。 记者调查称,中国方面也继续对朝鲜仅有的赚汇手段军火走私采取睁一眼闭一眼态度,允许后者继续向贫困的非洲国家贩卖过时的苏联时代旧军火。 睁一眼闭一眼 2010年,南非港口德班就截获一艘满载准备运往刚果的朝鲜军火船。 军火藏在由中国大连上船的大米口袋后面。国际间怀疑,中国海关在发现走私军火之后仍然把船放行。 一位接受访问的西方外交官表示,除了外汇禁运之外,禁止朝鲜出口武器也是联合国制裁的一个核心部分,不过只要中国拒绝认真执行联合国决议,那么制裁就等同无效。 尽管联合国制裁决议也明文表示禁止向朝鲜方面输入珠宝首饰,但是丹东七经市街道上此类贸易仍然每日热闹非常。 记者还发现,在丹东,不但没有几个人听说过联合国决议,而且没有人关心什么制裁不制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美媒图揭:朝鲜各型弹道最远能打到哪?(组图)

朝鲜飞毛腿B和飞毛腿C导弹射程推断。 朝鲜劳动弹道导弹射程推断。 朝鲜大蒲洞-1型弹道导弹射程推断。 朝鲜大蒲洞-2型弹道导弹射程推断。 朝鲜KN-8弹道导弹。 朝鲜KN-8弹道导弹。 朝鲜舞水端弹道导弹。 朝鲜劳动弹道导弹。 据《华盛顿邮报》4月11日报道,朝鲜已具备了发射核弹头的能力,但是可靠性不高。图片是外界对朝鲜各型弹道导弹的射程进行的推断。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Create wordlist in crunch

Crunch is a wordlist generator where you can specify a standard character set or a character set you specify. crunch can generate all possible combinations and permutations. Features crunch generates wordlists in both combination and permutation ways it can breakup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美媒议“神药”:流水的传染病,铁打的板蓝根(图)

作为一种中药药材,板蓝根据说最早见于成书于两千多年前秦汉时代的现存最早的中药学专着《神农本草经》。人们今天看到的《神农本草经》(简称《本经》)是清代学者孙星衍(1753年 – 1818年)考订辑录而成的。   自收入历史最悠久的中药学专着以来,板蓝根做为药材的效验如何一直是不清不楚(因为板蓝根和其他绝大多数中药材一样缺乏现代科学验证)。   然而,板蓝根做为笑料可以引起暗笑、窃笑、大笑、狂笑、微笑、嘲笑、坏笑、苦笑,其逗笑的神效如今已经在中国,甚至在国际间得到不容否认的验证和确认。   扬名神州、名扬四海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4月10发表驻北京记者william wan的报道,向美国和英语世界其他国家的读者介绍了板蓝根的逗笑的效用:   “在中国出现禽流感新型病毒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惊慌失措之际,一些中国官员开出了一剂令人惊奇的药方–服用板蓝根冲剂。   “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关闭家禽市场、美国科学家急忙研制疫苗、中国死于禽流感的人数本星期二上升到9人之际,板蓝根在过去一个星期销售势头凶勐。从上海到广州,很多药店板蓝根脱销。与此同时,板蓝根价格飞涨。   “中国好几个省的当局要人们服用板蓝根防治禽流感,结果招致网民的嘲笑,并在中国科学界引起争议。”   以上是《华盛顿邮报》驻中国记者william wan报道的笑料十足的开头几段。至于这位记者在写这篇报道的时候,是在暗笑、窃笑、大笑、狂笑、微笑、嘲笑、坏笑,还是苦笑,只有天知道。   神州神药板蓝根   严格地说,世界媒体记者带着笑来写当今中国板蓝根的奇效,是因为受到了中国公众、中国网民的影响–是中国公众、中国网民首先对中国当局有意无意地发表骗人的消息发出无情的嘲笑,导致世界媒体记者也跟着笑起来。   众所周知,笑的感染性或传染性极强,强过绝大多数的传染病。   在新的禽流感的消息传来之际,千百万中国公众和网民对当局是否隐瞒涉及他们生命安危的信息感到忧虑。与此同时,他们也从当局的各种不靠谱的说法那里得到了大量的娱乐。   着名的中药材板蓝根成为着名笑料的过程,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中完成的。查看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笑料板蓝根的段子可谓比比皆是,数不胜数,美不胜收:   @周21cbh斌 :但愿人长久,相伴板蓝根   @七月nicole:衣带渐宽终不悔,至少还有板蓝根   @时尚精品男士:三高帅富对一女神表白。a:我有宝马别墅。b:我有一车切糕。c:我家有板蓝根。a跟b默默转身离去,眼角满是泪。宝马切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注:切糕的典故来自“切糕事件”;2012年年底,湖南岳阳村民跟卖核桃仁糖果即切糕的新疆维族商贩发生冲突,当地岳阳作出处理;网传卖切糕的新疆维族商贩得到约20万元的赔偿,他们的切糕于是被称作“天价切糕”。后来官方表示,约20万的赔偿的说法不实,实际总共赔偿是15.2万元。)   @元芳丶你怎么看丶 :清明时节雨纷纷,出门请喝板蓝根,洛阳亲友如相问,请寄一包板蓝根。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一袋板蓝根; 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去买板蓝根。 板蓝根,专注国人健康10年,一天一包板蓝根,强壮13亿中国人。 板蓝根,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steven–yan:中国万能神药板蓝根。"流水的传染病,铁打的板蓝根"   神药板蓝根考证   板蓝根,拉丁文学名isatis tinctoria,在过去的30年里,在中国大陆获得了近乎是包治百病的官方神药地位,可以说是当今中国社会和当今中国政治的奇观。   本来并非名贵、效验也并非显着的板蓝根缘何得到中国当局的鼎力推荐,成为如此这般的神药,无疑是传播学、神话学、社会学、政治学、医药学、心理学等领域学者的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   显然是囿于篇幅或兴趣的限制,《华盛顿邮报》william wan在他的报道中没有从上述这些方面进行探讨,而是舍繁就简,提纲携领地追溯了一番板蓝根发迹史:   “在2003年出现急性唿吸系统综合症(英文简称sars,中文简称萨斯)流行病期间,板蓝根受到公众的注意。然后,在2009年出现h1n1型猪流感和先前的h5n1型禽流感期间又受到青睐。”   日本共同社记者大熊雄一郎4月10日从上海发出的报道,则进行了这样一番新闻背景介绍:   “上海市中心的一家药店设立了板蓝根专柜。那里堆着一大堆40袋装的板蓝根箱子。一位女店员说,‘板蓝根的销售量现在比平时翻倍。’   “板蓝根热销的契机是,在确认多位感染者的江苏省,那里的卫生当局对当地的媒体介绍说,板蓝根‘有预防效果。’于是,人们就在上海、南京、广州等各地抢购板蓝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军工复合体阴谋论

第一部分 军工复合体的定义与历史 符合上述定义的,才被称作军工复合体(MIC)。 以下将军工复合体以国家列表形式各提三个最具代表性的为各位介绍: 美国: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雷神公司 俄国:远东标准开发局。国家先进精密仪器制造公司。大乌拉尔工业开发复兴集团 德国:克虏伯公司。施密特梅赛德斯公司。西门子公司 英国:enietiq、ESSG、钻石集团 法国:赛峰公司 泰勒斯电气工业发展集团 日本:sony集团 三菱集团 第一制药集团 韩国:三星集团 LG集团 中国:保利集团 中兴集团 华为集团 至于其余种种不再特别说明,基本上世界主要国家都存有军工复合体,而军工复合体这样的一个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1961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卸任演讲时提及: 「要提防军事工业合成体接管美国的可能。」 军工复合体的发展,为了方面各位了解先进行一段背景科普,在1947年罗斯威尔事件发生不久,美国军方为此事专门由杜鲁门总统签订了一项法案,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负责此事,即日后俗称的”MJ-12″。 1961年前MJ-12确实是听命于总统,但在1961年后的一项协议遭到改变,其委员会每四年更换一届人员,人选的任命从艾森豪威尔后便不再由总统负责。甚至有些总统根本不知道此委员会存在,此委员会现今由DOD负责。此外臭名昭彰的布什家族自万尼巴尔布什时代即有眼线在此委员会,同时他也是雷神公司的创始元老之一,他把罗斯威尔科技移交到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mpany)公司旗下的贝尔实验室(Bell Laboratories)的经手人及一个名为”多若万项目”的互联网图书馆计划策划者。 (现在的贝尔实验室) 而此计划正是当今大名鼎鼎的Google公司的雏型,是的,Google也是军工复合体之一。 MJ-12后续成立了一个行动计划,称为”掩盖行动”专门释放几消息误导外界,建立了”伪旗”的标竿,日后的UFO掩盖正是此行动执行,维基解密与九一一事件皆是此行动的一环。 (维基解密的讯息宣布人,其实有大量NSA、DOD、NSPA、PUPLA、黑水公司及CIA的人在里面提供数据与背书,而创始人本身就有谍报背景) 伪旗行动的始祖可以追溯到1947年海军情报部一个20人小组,伪造了”气象气球事件”,然而到了1948年这事件已经无法掩盖,后续的组织伪造了一系列相关纪录、文件、影像、叙述,来虚假此事件并传播假情报。 真实的UFO材料被储存在雷蒙特山空军基地,而非著名的51区(Area 51)。 (著名的51区,但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了不起) 补充一点,罗斯威尔事件中坠毁死掉的外星生命并非几只小灰人,而是大灰人(这真有差别)。此外还有另一次的坠毁事件发生在48年的德州沙漠,当时还是由海军情报部负责这类事情。1957年,在艾森豪威尔任上,外星人集团第一次与地球政府高层接触、沟通,依靠罗斯威尔事件作为基础制造了语言主换仪器(银河标准语←→英语),后来双方在内华达州空军基地会面,总计两次初步讨论。1958年双方继续接触,制定了人类宇航员前往外星联盟编号中的EJ-41星云区做人员交流计划。 这个项目后来被称为”水晶骑士计划”。 时间回到1961年,艾森豪威尔卸任前夕,在内华达州空军基地与外星生命最后一次签订合作协议,协议内容包括军事合成体公司方面的细则,并在准备三年后也就是1964年在加州洛杉矶成立了著名的军工合成体雏型,即 猎户星集团 (内华达州地域) 猎户星集团为现代一切军工复合体雏型,著名的计算器芯片和激光技术等超过30w份专利皆为此集团发明,1975年因应上级要求而解体破产。其人类创始人为西奥多冯卡门和另一位前蒙托克工程参与工程师;股份则由美国国防部、摩根集团、外星人中的猎户座帝国、天狼星商人集团共同持有。其股份比例在未来军工复合体企业被固定,外星人与人类分别是7:3。 一般户联网上没有任何关于猎户星集团的信息,所以知道这公司的同学可能不多,其原始名称为orion公司,在尼克尔斯、彼得穆恩、一些蒙托克工程相关人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前任工程师的谈话中均有提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