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学前政治系主任致信胡锦涛:中国搞联邦制

首先向你们各位问好,并向你们呈送一封公开信,内容如下:

  一、写这封信的目的。

  从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又出现了南北两个政权对立的分裂局面。今年是2012年,算算时间,南北对立,国土分裂达60多年之久了,这个分裂局面已经够长了,久分必合,应该统一了,该有人冐着风险说说实实在在的话,力促两个政权统一。为什么必须统一,大道理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强盛,南北分裂,任人玩捏,无强盛可言。除了大道理,要讲讲小道理。要说小道理,我是为着大陆这边想得多。我认为,目前国际国内形势,对中国共产党和大陆政府都不利,政治上、经济上、思想上、军事上和国际上,都面临着难以克服的矛盾和难以逆转的危机。胡锦涛主席讲的四个考验即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和四个危险即精神懈怠,能力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等,对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严重警告。这四个考验和四个危险,也是对尽快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紧急唿吁。共产党内热恋高官者们、台前幕后那些装得极左的煳涂爷、缺乏理性思维的既得利益者们,也不能无视胡锦涛主席的这个紧急唿吁。你们如果不悉听胡锦涛主席的唿吁,不会太久,共产党有被推翻的那一天。那一天到来日,就是共产党人头落地时。共产党能执政永久吗?否!毛泽东说,共产党也要老的。现在共产党90多岁了,已经老了。如果不抓住机遇和平统一,一旦共产党被推翻,8000多万共产党员的脑袋很难都保住,离休老干部的饭碗也会被砸掉。坐等被推翻,不如主动寻求和平统一。说白了,为了共产党员不被杀头,为了保住离休老干部的饭碗,为了共产党集团不落个红色高棉的结局,必须诚心寻求和平统一。阿拉伯之春一旦在中国出现,共产党就会成为红色高棉,必定接受全国人民的审判。看看国际形势和我们面临无法改变的困局,看看党政兵马越来越腐烂,一天不如一天的走势,寻求和平统一,刻不容缓。不能吐丝自朿,坐等灭亡!趁和平统一之良机,谋取新生。从远处想,从近处看,这是非常正确之苦言苦语。目前中华民国政府出现了马英九总统四年执政这样一个和平统一的良机。四年以后,中华民国政府方面的政局还是一个未知数。我建言,当前的机会不能错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以和平统一为履政要务,实为明智者也。

  对于中华民国政府来讲,面临险恶的时局,也必须把和平统一摆在日程表的第一位。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这个弹丸之地已经艰维的运转了六十多年,政治上走上了民主之路,经济上获得了长足发展,民众的生活水平高于大陆的水平等等,成绩是辉煌的。但是,现在的中华民国政府也是危机四伏,台湾地区四周的一些国家,对中华民国政府虎视眈眈,都在想利用中华民国政府作工具,进取中国大陆。这不是危言耸听。从现在世界的大局来看,中美一战,似在醢酿。原因复杂。中国的一党专政,民主世界不能容许。朝美战争和中国无关,联合国有决议,中国却出兵攻打美国为首的盟国,实在不应该。共产党长期把地球的良心、最伟大、最值得信赖的美国当世界头号敌人,是历史性的最愚蠢的错误。和美国友好,是我们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孤家寡人的中国,面临巨大战争灾难不太遥远,而台湾地区,处在战争前沿。战争一旦爆发,台湾地区的民众将不仅是人肉盾牌,而会成为肉饼。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台湾大陆必是一片混乱,政局复杂,加上外国力量参与其间,统一云云,难以预测,说不定会出现五胡十六国群雄割据的可怕局面,而中华民国政府会命悬一线,难有作为。这就是危险。只有中国统一了,攺变外交路线,今后世世代代中美友好,共同治理世界,干戈化为玉帛,危局断可避免矣。中华民国政府会看到,从长远来看,要保证台湾民众的安全,要发展台湾的经济,必须和大陆统一,以大陆为背项,连为一体,死活是一家子,就不怕

  天塌地陷。再则,台湾民众都明白,永久分裂或者独立,都无可能,唯有统一,才能生活平安幸福,长治久安,大展宏图。天赐良机,好不容易现在是良知马英九先生执政,四年的时间,给和平统一带来了宝贵机缘,切不可坐等丢失。四年以后,中华民国政府面临何等时局,风云多变,难言难断。马英九总统现在如果主动唿吁和平统一,给足共产党面子,中华民国政府也获得主动。因此,恭谦退让一步,唯真唯美,率先把和平统一迅即提上日程,在这四年之内,马总统力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大勇大志,光照千秋,乃佛祖转世者也。

  谁主动伸出和平统一之手,谁就得到了民心。这是我对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希冀和要求,是我对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政府的希冀和要求,也是我对马英九总统萧副总统和胡锦涛主席习近平(专题)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副主席的希冀和要求。

  二、历史的回顾。

  回顾历史,大家才能理性、冷静下来,才有谈和平统一的共同语言。

  回顾国共的交恶史,不堪回首,每一个炎黄子孙会潸然挥泪。话从何处说起呢?要谈统一嘛,必得从分裂说起。要谈分裂嘛,必得从1921年7月底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说起。

  二十世纪初,孙中山推翻了满清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政府。他去世以后,中华民国政府在蒋介石总统的领导下,以三民主义为旗帜,开展新生活运动,建设新国家。一个新的中华民国政府,正在建设新的国家时,为何出现了分裂,进而导致了了长期的内战?这不能不从共产党的出现说起。共产党成立时政纲明确,要消灭阶级,要夺权,要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发动南昌暴动和秋收起义,在井冈山建立起了红军和革命根据地,闹起了武装夺权的革命。中国工农红军和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意义重大,找到了夺取政权的最佳方式,同时,出现了内战不可能避免的主客观条件!

  内战一开打,整整打了十年,红军到了延安,国家面临外患,抗战形势严峻,内战才以统一战线的方式基本结束。毛泽东率领红军陕在延安站住了脚,宣告毛泽东和红军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中华民国政府花10年时间围剿“赤匪共产党”,失败了。

  为了民族利益,国共两党又携手合作,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抗日过程中,虽然国共两党武装摩擦不断,口水战不停,但抗日的大局面还是维持住了。这是国共两党历史上一段和平与合作的岁月,约八年。

  抗日战争胜利后,内战又爆发了。这次内战是抗战胜利后,为争吵谁合法谁不合法,为争夺胜利果实爆发的。一个是手握国家政权的中华民国政府的总统,一个是没有国家政权的中国共产党的主席,互指对方不合法。蒋指毛为土匪,毛指蒋为国贼。谁合法呢?不是打球,没有裁判。在互相指骂时,抡武器,抡地盘开始了,内战也就开始了。开始是抡夺枪弹战,接着是对杀战。战争的规模越打越大,不到半年,发展成了全国内战。1949年4月,中华国民政府失败了,从首都南京退到重庆,再退到台湾,前后共三年多的时间。1949年10月1日,共产党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时有了国家政权,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这个胜利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成立,也宣告了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出现了两个政权对立的事实上的分裂局面。国民党的资格比共产党老,中华民国政府的资历比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资历深,但是失败了。

  从1949年10月1日到现在,两个政权已经对峙、分裂了半个多世纪。在这六十多年当中,国共两党各率兵马,在海峡两岸不停息的斗争了六十多年。斗争的结果是,两个政权面临完全不同的两种局面。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形势堪忧,中国国民党和中华民政府的政治局面一片生机逢勃。国民党中央和中华民国政府分了家,丢掉了原先“党国”的不雅之帽,共产党反而载上了“党国” 的帽子。两个党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反向变化。

  从大陆共产党方面来讲,分为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两个历史时期。前三十年,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是开展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革命是搞思想改造,社会主义建设是建立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在思想改造方面,通过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对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进行教育运动,中间搞了批判武训,三反运动、五反运动、文学艺术界的整风运动、整党建党运动、批判胡风文艺思想运动、肃反镇压反革命运动、批判胡适资产阶级思想运动、反右派斗争运动、工商界整风运动,四清运动、反右倾思想运动、粉碎高饶反党集团、文化大革命运动,打到杨、余、付反革命集团、打到王关戚反党集团、打到彭黄周张反党集团、打到刘邓陶修正主义集团、批陈整风运动、批林批孔运动、评批水浒运动、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等等。这些各类运动,只是思想改造中的一部分运动。通过这些运动以后,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好结果,

  那就是全国广大的干部、群众,紧紧地团结到了共产党周围,共产党成立全国人民的核心。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成了为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这些都是很好的效果,很正面的结局。但是共产党万万没有想到出现了一个负面结果,那就是毛泽东被神化了,共产党批评不得了,出现了寡头政治,毛泽东成了政治寡头,共产党成了政治寡头集团。在这个寡头政治体系控制之下,全国人民的思想僵化了,只能说好不能说坏,一潭死水。在经济建设方面,也搞了一些列的运动,通过一系列的运动,把全国的私有企业,改造成了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把农民的土地集中起来,变成了集体所有制。对于经济进行的改造运动有,农业生产互助合作运动、初级农业合作化运动、一化三改运动、高级农业合作化运动、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运动、人民公社化运动等等。经过这样一些列的改造,在全国实现了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两种经济形势,国民经济都集中到了共产党的领导之下,都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都掌握在共产党手里,全国一盘旗,全国经济都姓共。这也是共产党取得的历史性胜利。但是共产党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历史性胜利的背后,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困惑,即,共产党掌握整个国家经济,成了寡头经济,在寡头经济的主导下,全国的经济发展遵循着一个模式,一个方向,一条路子,结果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生产停滞了下来,走进了死胡同,不得不用邓小平理论代替毛泽东思想,以图挽救前辙之敝。

  1976年9月,毛泽东故去了,进入中国共产党的后三十年的历史时期。毛泽东去世之后,他的继承者们,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1978年11月,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力图改变毛泽东留下的僵化现象。继承者们把精力放在了经济改造方面,对寡头政治原封不动。在经济方面,按邓小平的理论办。邓小平把毛泽东的那一套全否了,提出了他自己的理论。邓小平理论包括三点基本内容:猫论、承包制、先富论等。这后三十年基本上就是兑现邓小平的理论。在邓小平理论指导下,中国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军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样子:贪污腐败成风、两极分化越来越大,社会秩序一片混乱。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军队等,处于一种窒息状况,快要活活闷死。政治上还闹了一个无法国回避的问题,那就是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发生的大流血,死伤那么多人。这个问题,中国人要求说清楚,这也让政府背了个沉重的包袱,好像是个定时炸弹,不让摸,不让碰,怕爆炸。形势严峻啊!这种形势就是胡锦涛主席概括“四个考验”和“四个危险”等。

  中华民国政府面临的情况。

  1949年春夏,蒋介石统帅着被共产党打败了的军队退到了台湾,以台湾为基地,把中华民国政府的一摊子都搬到了台北,定台北为首都。蒋介石总统在台湾的那一套治国方案,基本上是在大陆的那一套,独裁专政、军阀作风,把政府和民众的关系闹得很紧张,曾闹出了二二八事件(此流血事件己平反,了结了)。和在大陆的做法比较起来,中华民国政府略有不同的是,60年当中政治运动少,比较注重发展台湾地区的经济。政府和军队要生存,台湾地区又小,不发展经济不行。和大陆的关系方面,仍是对着干,寸步不让,也开炮,口水战不停。1962年夏,蒋介石总统竟发出誓言要反攻大陆,还在广西、云南等地,空投了一部分特工和军队,为反攻大陆作准备。结果呢?反攻云云,戏成泡影。蒋介石总统反攻大陆之梦,一直做到1975年他故去时为止。

  蒋介石总统故去后,他指定他的大儿子蒋经国先生当总统。蒋介石总统满以为蒋经国是他的大儿子,一定不会离经叛道,会忠于他的独裁事业,把蒋家王朝传承下去。但是蒋经国总统,并未忠于他父亲的独裁治国事业,偏偏离经叛道,抛弃了蒋家王朝,把中华民国政府引上了自由民主之路,融入到了民主世界的大潮。这个勇气是相当大的,富有前瞻性,是震惊世界的。庸夫俗子,安于既得利益的小人,做不出这种壮举。他走这一步也不容易,经过了一场复杂的国民党内部的斗争。他上台当上总统后不久,就运作民主建政的伟大事业。第一个举措,是1986年解除了他父亲实行了三十八年的戒严令。在美国等民主国家,没有所谓党的喉舌党报。蒋经国总统要学美国,解除了党禁、报禁。当时国民党内一些高官,摸不清蒋经国总统思想的走向,在开放党禁报禁以后,社会出现了反派言论,竟出现了反对派组织。国民党内的一些特工人员,视反派言论者为“反动分子” ,开出黑名单,报请蒋经国批,要抓人。蒋经国总统不仅没有批准那个黑名单,还教育特工人员说,不要滥用权力了,不要抓人。同年10月,蒋经国总统发表公开讲话,要放弃权利,并提出了修订“选举罢免法”、“人民团体法”、“国家安全法”等主张,打开了中华民国政府民主宪政之门。这时候,一此政府要员和一些退了休的既得利益者即国民党元老派和军队中退了休的将军们,怕丢了自己的优厚待遇而惴惴不安,纷纷向蒋经国先生进言,说,这么一来国民党的政权就丢了,政权一丢,国民党就垮了。蒋经国先生坚决回应说,世界上没有永远执政的政党,唯有在自由民主之中求生存。由于蒋经国先生的明智果敢,中华民国政府开辟了新纪元,实现了政党竞争,轮流值政,铲除了腐败的温床,挽救了摇摇欲坠的中华民国政府,走上了民主治国的道路,给他的父亲蒋介石先生也增添了光彩。

  蒋经国先生曾经是中共党员,之后又退出了共产党,参加了国民党,他一退一进的背景比较复杂,最根本的一条是,自己决定自己。他认为中国共产党好,就加入,不好就退出,这是一个政治家的基本政治素质。如果固执己见、因循守旧、抱残守缺,如果你崇拜的政党已经变质、没落腐朽,你还死跟着它走,这只能说明你是因循守旧的俗人,不是弃旧图新急流涌进的政治家。中华民国政府在蒋经国总统民主建国思想的

  引导下,不仅在政治上走上了民主建国的康庄大道,而且在经济上创造了奇迹,成了亚洲的四小龙, 台湾国民的人均收入,远远高于大陆国民的人均收入,民众过着有人的尊严的、快乐的生活。中国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政府,凤凰涅盘,金蝉脱壳,脱胎换骨,已不是原先的那个受制于一人的党和政府了。现在的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政府完全变了样,自由民主,废了党禁报禁,一言一行,全方位向大众敞开,大众的选票直接决定国家的领导人,不搞指定和小圈子,法律说了算,总统也被判刑,来了个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朝气逢勃,一片生机。

  海峡两边小作比较,大陆不能不汗顔唉!

  三、和平统一是历史的必然

  这些简单的历史回顾,说明共产党创立以后的九十年,走了一条有失败、有胜利的悲壮之路,是可歌可惜的。后60年的路,越走越困难,走进了一个矛盾交叉,政局复杂的小胡同。对九十年的历史不能不反思。这个反思只能是一个结果,必须走和平统一之路,共产党才能和国民党一样,凤凰涅盘,获得新生。

  第一,国共两党内斗的历史给两党作出了一个明确结论,必须走和平统一之路。共产党从建党到建立武装,到夺权,直到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胜利了。这个胜利,不是方向对路和理论正确的胜利,而是策略上的胜利。方向问题和理论理问题存在深层次的错误,导致了行为的严重偏斜,建立的政权并不是真正的人民政权,是寡头政治和寡头经济相给合的财政寡头统治,是贴人民标签的现代皇权,世界上叫共产独裁专制制度。欧洲人发现了这种制度的问题不可原谅,把它无情的抛弃了,换上了民主制度,让社会主义阵营解了体。和欧洲人比,中国大陆人又落伍了。中国大陆极少人喜欢这种制度,结果呢,在这种制度推演下的中国,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贪婪、残暴、黑暗,面临诸多危机如政治危机、工业危机、三农危机、治安危机、文化危机、生态危机、生存危机、信仰危机、道德危机等。目前,大陆政府维持疲劳运转。用老百姓的话说叫做,这个社会没法治了。我认为是有办法治的,办法就是反思历史教训,不固执,敢凤凰涅盘,敢走和平统一之路。中华民国政府凤凰涅盘了,废除了独裁制,走上了民主之路。尽管你走上了民主之路,但是,你个子小,又处在巴掌大的岛子上像个瘪三,发展不起来。你要发展,还得和大陆政府携起来,才能一跃而跨上世界大舞台。没有大陆为盾,你永远是个小不点。

  第二,走和平统一之路是两岸人民的迫切愿望。大陆人民中绝大多数人,对大陆的政府,很怨恨、很恐惧、很失望,这种情况很普遍。现在全国像布满了干柴,一点火就会着。共产党也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因此一有风吹草动,就遍地是警察,王府井大亍上的警察比群众还多。现在大陆民众普遍寄希望于台湾。中华民国政府是民主政府,大陆人民非常响往。人民群众的盼望,说明台海两岸的统一是历史必然。台湾多数人也和大陆人一样,希望尽快实现一。很明显的例子是,民进党搞台独,民众不投票,把票投给国民党,表现了企聁祖国统一的情傃。

  第三,半个世纪的对抗和分裂,难分仲伯,唯有和平统一。两个政府分裂对抗了六十年。在这六十年当中,也打过枪,也开过炮,口水战不停。大陆方面,高唿一定要解放台湾,这个口号喊了几十年后不喊了,改为不放弃武力解放台湾。不放弃武力解放台湾的话,现在也不说了,改为和平统一。台湾方面曾经提出反攻大陆,1962年还把特工和部队空投到广西、南宁等地,雄心壮志不小,结果反攻的美梦破灭了。总之,六十年的分裂对抗,双方都没有赢,谁也拿对方没有办法,僵持住了。台湾方面,不可能抛弄中华民国政府这个比中华人民共国政府资格老的牌子,背叛孙中山,合并到造反起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边来。同样的,大陆方面,也不可能抛弄弃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牌子,背叛毛泽东,合并到中华民国那边去。谁也不愿意丢政府这个牌子背叛徒之恶,只好僵持着。那么僵持到何年何月呢?鉴于国内外的严峻形势,不能僵持下去了,唯一的办法是搁置自我,过去的牌子完成了历史任务,好好放进中央博物舘收藏起来,光荣的让后人瞻仰,启用一个新牌子,统一起来,二者如斯,是唯一明智决断。否则,专制独裁是中华民族崛起的拌脚石,将让中国的人和地,遭受核战争的毁灭。

  第四,和平统一是解决“6.4”问题的最佳途径。1989年发生的“6.4”问题,举世皆知。我们先不说这个问题是个什么性质。把这个问题总捂着盖着,捂二十多年了,不管你捂多久,捂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总得有一个说法。大陆党政方面总不愿意面对这个恶心事,骑虎难下,可以理解,但这个问题说到底,回避不了。最好的办法是实现和平统一。统一以后,由别人来平心静气的给全国人民一个理性的妥当的交代,从而共产党也找到台阶可以下了。这是解决“六.四”问题的最体面的办法。

  第五,腐败问题。大陆方面,对腐败深恶痛绝,用尽办法打击腐败,招数使尽,越打越腐。为什么会是这样?原因是思路不对。把腐败当成了无本无缘的社会表象,没有认识到腐败是个深层次的社会制度问题。垄断产生独裁,独裁必然腐败。要彻底铲除腐败,唯一的办法,是统一起来,走民主之路。民主制度是腐败的克星。

  第六,“台独”问题。“台独”和分裂并存。只要处于分裂状态就有“台独”。 台独思想是分裂的产物,是一种社会思潮,是主观意志消灭不了的。中华民国政府是民主政府,多党轮流执政,民进党这次败选了,下次呢?再下次、再再下次,又选上了,又高唱独立之歌,甚至真的宣布独立,你大陆奈何得了?没办法的。共产党可能会说:我出兵!没那么简单吧。你出兵吗?你那点兵算什么!美国不等你出兵,它的航毌就率兵马先你一步到台湾,让你目瞪口呆。还有日本那个赖小子,侵占他老祖宗之贼心不死,也会出兵趁伙打劫。美日不是有“安保条约”吗?那是闹得玩的?麻烦得很哪!唯有和平统一实现了民主社会,建立了民主制度,血浓于水,“台独”自然冰化雪消,那个“安保条约” 见鬼去吧。

  第七,少数民族矛盾问题廹使我们和平统一。我们一直没解决好民族矛盾。现在民族矛盾发展到了比任何时候都严重,包括西藏、新疆和内蒙在内,西藏、新疆最为严重,自焚的情况不断出现,少数民族同央政府变成了不可调和的冤家对头。大陆政府解决矛盾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开枪镇圧。这些年,多次开枪打死人。武力解决民族矛盾的后果是越镇圧,矛盾越严重。除了武力,就没有法子了。这表明,靠大陆政府一家唱独角戏,解决民族矛盾已不可能。现在解决民族矛盾最好的唯一的办法,就得走和平统一之路,统一了,实行民主制框架下的联邦制,皆大欢喜,矛盾会自我云散天晴。

  第八,解除后顾之忧,是个迫切的严粛的问题。必须看到,世界局势正在起变化,而且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就是民主力量悄悄包围中国。这个包围,包括两个三个方面,第一,与论包围。共产党一出生就把美国当头号敌人,美国一直和中国共产党釆取面和心不和的政策,美高官干脆说,共产专制的中国在不久就要崩溃。第二,在太平洋各岛屿部署兵力,已经形成了两条海链包围中国。笫三,组织亚太同盟,把亚太地区的国家拉上战车,对付中国。台湾岛是未来世界战争的桥头堡或前哨阵地。我们必须尽快统一,这是安全战略上的重大举措。共产党会说,我们有群众,我们打人民战争。未必吧?今日的群众不是曾经的群众。有可能,群众利用战争之机,来推倒共产党,这不是危言耸听,是当下的形势,所以,立足于统一是解除后顾之优的上等应对策略。

  九,摆脱外交困境,丢掉外交包袱。大陆政府和人家打交道,必要求人家说一句话“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唯一合法的政府”。有了这句话,就是友好国家,大把美元就无私奉送给人家。我们的外交60多年就是这么做的,还有兴趣这样搞下去?说者无奈,听者也无奈吧?还这样下去目标太低了点?再者,人家说大陆政府合法,而中华民国政府照样合法存在,而且是民主世界的一员。虽然美国声称一个中国,但没指明是哪一个中国,而默许一中各表。这些事对大陆政府来说,都是很尴尬的局面,也叫外交困境、包袱。这种困境如何告终,还真没有一个好法子。唯一的好法子,就是退一步,和平统一,福星高照,晴空万里,体面的摆脱了外交困境,包袱也丢啦。

  第十,国际大潮要求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现在的世界潮流,进入了一个崭新时代,即自由民主时代。现在和半个世纪以前完全不一样。半个世纪以前,大陆方面提出了很多虚拟概念,什么无产阶级革命呀、什么民族解放运动呀、什么东风压倒西风呀,什么社会主义必定战胜资本主义呀,什么非洲是世界的农村,占领世界农村,包围帝国主义等等。这些虚拟概念,早没人提了。可是,现在大陆方面远远落后于这个时代,原地踏步,六十年一贯制,和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别别扭扭的唱特色社会主义,一人清唱,无人附和,处于危险的被包围的孤立状态。为了摆脱孤立状态,就要融入世界大潮,就要理智解围,不能等宰。当然,要融入世界大潮,还得有个不丢面子的办法,最好的办法是和平统一。只有和平统一了,自然融入大潮了,孤家寡人的被包围状态随之瓦解了。

  第十一,当前突然冒出来了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即钓鱼岛(专题|博客)问题。这个问题本来在抗战结束时,中国就应即时收回,只因为抗战结束后,中国闹起了内战,接着出现两个政权,南北分裂,才出现了今天日本演的闹剧。周、邓当年把钓鱼岛(专题|博客)当个问题搁置起来,也必定是考虑国家不统一,又有美国从中作戏,只好留待将来国家统一了再说。只要国家统一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机会就来了。国家不统一,绊手绊脚的问题太多,不好办。回顾前后,国家必须尽快统一。如果不尽快统一,不仅钓鱼岛(专题|博客)问题解决不了,更大的灾难正在向我们步步紧逼。

  四,怎么和平统一

  我们回顾了历史,分析了现实,认为和平统一是历史必然,下一个问题就是怎么统一。怎么统一呢?我们在前面把好听的话和不好听的话硬着头皮说了一些。既然分裂、对立了60年还不分仲伯,谁也吃不掉谁,僵持着;既然没有足够的能力,把社会管理得足够的好;既然自已拿不出和平统一两岸的好主意让对方接受;既然如此,那么就得请两个政府,都退避三舍,只好由第三者当裁判。第三者把两个政府的手拉起来,用新思维统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新国家新政府,成为一个新的家庭。唯有如此,别无良法。这个新国家最好冠名为《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这是一个联邦国家的框架,适当时,全民公决,组建下属诸国:

  《新陕甘宁民主共和国》(包括新疆陕西甘肃宁夏)

  《台海民主共和国》(包括台湾海南岛福建广东广西浙江)

  《藏青民主共和国》(西藏青海)

  《内蒙民主共和合众国》(内蒙河北)

  《东北民主共和国》(吉林辽宁黑龙江)

  《中原民主共和国》(两湖云贵川山东江苏安徽上海河南)

  《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大总统,领导各共和国小总统,大总统由各小总统轮流执政。小总统由全民直选。小共和国不设外交部,不设国防部,没有军队,军权掌握在《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国防军的职业军人总司令手中。军队国家化,军队里禁止组党,设元帅制,取消三星上将军衔,使用大将军衔等。警察统一,由《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某个部统一领导和指挥。

  提出以下8条具体操作建议。

  1国共双方从自巳面临的困局和长期不幸的分裂考虑,都主动做谋求和平统一的促进派,不设路障,

  主动配合,提供方便,否则,就是替历史背罪,总统、主席是笫一号责任人和罪魁,遗臭万年。

  2,两个政府都己光荣的完成了历史任务,现在都光荣的同时退出历史午台。没有谁打败谁、谁吃掉谁的问题,是双赢局面,双方都有面子。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留下一点体面的历史,留下一点美谈。

  3,承认双方当前的政府是现实存在的两个政权,这两个政权是平等的,没有深浅资格之分,没有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说。两个政府各自提出相同人数参加新政府。

  4,海协会和海基会都是官方组织,必定各为其主,不敢违背各自的政府的旨意,不能担任公正公平的中间协调人的角色,我建议,必须有一个纯民间组织担任中间协调人,建议这个民间组织叫《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

  5,《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在南京或武汉办公。

  6,政府如认可,我愿意牵头组织并负责《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的全盘工作,执行组建新国家新政府的历史任务。我的信条是: 公平、正义、双蠃。《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诞生之日,也是我完成任务之时。

  7,《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的活动经费,由两个政府同等承担。

  8,《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新政府诞生之日,是该民间组织《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撤销解散之时。

  唿请台海两岸和世界各地华人关注我的建议,请指教。

  洋洋万言,赤胆忠心,言词坦诚,诉说悻悻,期期然,盼盼哉,不敬之处,拜请海涵。

  顺致崇高敬礼。

  请用电子信箱和我联系。

  中国人民大学(分)政治系前主任、教授(《决战》等书作者)冷杰甫 敬禀者 2012.8

  附电子邮箱lengJiefu@163.com 电话62840735

  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写遗嘱?因为2012年8月,我给胡锦涛主席和习近平(专题)等写了一封公开信,寄给了他们。我觉得,我给他们写那封信,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他们英明,认定我的信是为共产党谋出路的上上策,采纳我的和平统一祖国的建议;另一个,他们残暴,不但根本不听我的善良建议,还要把抓起来投入大牢,甚至把我杀掉。我把信寄出后,那封在网上公开了,国内外许多网站转载,数十万人看到了我的那封信,纷纷发表评论,绝大多朋友赞成我的信。这让我不寒而傈,很可能,我们的国家主席,会把我杀掉。因此,在我死之前写这份遗嘱。

  我那封信写的什么内容,怎么会如此震动了世界呢?我在信中写了4个内容,一、写这封信的目的。二、历史的回顾。三、和平统一祖国是历史的必然。四,怎么和平统一。我把第四部分再在这里公布一下:

  “四,怎么和平统一 。我们回顾了历史,分析了现实,认为和平统一是历史必然,下一个问题就是怎么统一。怎么统一呢?我们在前面把好听的话和不好听的话硬着头皮说了一些。既然分裂、对立了60年还不分仲伯,谁也吃不掉谁,僵持着;既然没有足够的能力,把社会管理得足够的好;既然自已拿不出和平统一两岸的好主意让对方接受;既然如此,那么就得请两个政府,都退避三舍,只好由第三者当裁判。第三者把两个政府的手拉起来,用新思维统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新国家新政府,成为一个新的家庭。唯有如此,别无良法。这个新国家最好冠名为《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这是一个联邦国家的框架,适当时,全民公决,组建下属诸国:

  《新陕甘宁民主共和国》(包括新疆陕西甘肃宁夏)

  《台海民主共和国》(包括台湾海南岛福建广东广西浙江)

  《藏青民主共和国》(西藏青海)

  《蒙冀民主共和国》(内蒙河北)

  《东北民主共和国》(吉林辽宁黑龙江)

  《中原民主共和国》(两湖云贵川山东江苏安徽上海河南)

  《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大总统,领导各共和国小总统,大总统由各小总统轮流执政。小总统由全民直选。小共和国不设外交部,不设国防部,没有军队,军权掌握在《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国防军的职业军人总司令手中。军队国家化,军队里禁止组党,设元帅制,取消三星上将军衔,使用大将军衔等。警察统一,由《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某个部统一领导和指挥。

  提出以下8条具体操作建议。

  1国共双方从自巳面临的困局和长期不幸的分裂考虑,都主动做谋求和平统一的促进派,不设路障,

  主动配合,提供方便,否则,就是替历史背罪,总统、主席是笫一号责任人和罪魁,遗臭万年。

  2,两个政府都己光荣的完成了历史任务,现在都光荣的同时退出历史午台。没有谁打败谁、谁吃掉谁的问题,是双赢局面,双方都有面子。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留下一点体面的历史,留下一点美谈。

  3,承认双方当前的政府是现实存在的两个政权,这两个政权是平等的,没有深浅资格之分,没有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说。两个政府各自提出相同人数参加新政府。

  4,海协会和海基会都是官方组织,必定各为其主,不敢违背各自的政府的旨意,不能担任公正公平的中间协调人的角色,我建议,必须有一个纯民间组织担任中间协调人,建议这个民间组织叫《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

  5,《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在南京或武汉办公。

  6,政府如认可,我愿意牵头组织并负责《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的全盘工作,执行组建新国家新政府的历史任务。我的信条是: 公平、正义、双蠃。《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诞生之日,也是我完成任务之时。

  7,《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的活动经费,由两个政府同等承担。

  8,《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新政府诞生之日,是该民间组织《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撤销解散之时。

  唿请台海两岸和世界各地华人关注我的建议,请指教。

  洋洋万言,赤胆忠心,言词坦诚,诉说悻悻,期期然,盼盼哉,不敬之处,拜请海涵。

  顺致崇高敬礼.”

  从上述内容来看,我是希望用和平方式,解决中国的统一问题。我再次提醒我们共产党,不要学驼鸟,见到危险时,愚蠢的把头埋在沙里。你们必须正视现实,看到你们面临问题的严重性。卖国、腐败、软弱、无能、社会一片混乱、黑暗。这就是你们面临的问题。这就是当前中国社会的状况。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对当前黑暗的中国,你们唯一能做的是时时刻刻把“维护社会稳定” 这句卦在咀上喊,你们没有任何能力和办法解决中国的问题, 摆脱不了你们被国内外反对力量包围的困局。

  现在地下党多于牛毛,都在组织力量要推翻共产党。坐等被杀,不如接受我的建议,用和平统一的办法,结束共产党一党独裁的历史使命,退出历史午台。这样做了, 还能流芳千古. 我希望国内外各地下组织,顾全大局,拧成一股绳,同心同德,把认识集合在《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的旗帜下,不以共产党为敌而为友,用善心、苦心、婆心,说服共产党,为建立统一的新国家,为完成祖国的和平统一而奋斗!

  时代已经变了。时代变了,社会必须跟着变。变则昌。如果不变,墨守陋习,自我划圈,高举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形而上学又猖獗,就会萎缩、败落、凋亡。共产党的理论也己经停止发展了,缩了,萎了,现在的理论是在炒馊饭,说假话。馊饭不要炒了,假话不要说了。当前的要害是,共产党若调整一下思维方式,变霸道为谦逊,退让一小步,就名垂青史,否则,无视不可逆转的困局,坚持个人私利至上,硬着头皮坚持老子第一,梦想吃掉根本不可能被吃掉的中华民国政府,让国家继续分裂,就是糟踏共产党。我的一番善意如果得不到共产党中央领导人的理解、支持,相反,他们可能抓捕我或者把我杀掉。若我被杀,良知们,先生们,朋友们,全国广大民众和全世界的华人,请大家支持我的意见,继续奋斗,一起继续为组建《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完成祖国的和平统一,坚决奋斗到底!

  特立此遗嘱。

  请用电子信箱和我联系。

  中国人民大学(分)前政治系主任、教授(《决战》等书作者)冷杰甫 敬禀者 2012.1010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