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2

岁月是把杀猪刀 50年007邦女郎今昔对比惊人(组图)

007系列电影深入人心,其中的各种人物亦给观众深刻的印象。五十年前,007第一部电影上映,之后邦德女孩历经五十年的岁月,如今已是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乌苏拉·安德丝,第一位邦德女孩,76岁。 黛妮拉·比安奇,70岁。 黛安娜·瑞格,73岁。 卡罗琳·芒罗,69岁。 霍纳尔·布莱克曼,86岁。 拉娜·伍德,66岁。 路易丝·智丽,64岁。 玛瑞·亚达波,51岁。 克劳迪娜·奥格尔,70岁 简·西摩尔,61岁。 卡洛尔·布凯,54岁。 提摩西·道尔顿,51岁。 卡林·多尔,74岁。 布瑞特·埃卡兰,69岁。 克里斯蒂娜·韦伯恩,61岁。 泰瑞·海切尔,47岁。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左右派网站皆非”政治家” 逐利传谣中共难忍

从北京时间4月6日开始,针对大陆网络自薄熙来事件后而引发的种种有关中国时局的谣言,中共当局开始大规模清理网络。有消息人士向多维证实,这番由国新办、网管办、公安局网安总队三家联合执法的整顿行为表明中共监管机构已经对目前大陆网络上谣言四起的现象忍无可忍了。 披着政治外衣的商业逐利 在这次整治中,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四月青年、凯迪社区、共识网、选举与治理等近十家代表左右两派声音的网站或论坛,集体被当局查封。据悉此次被封的原因是因为这些网站发布违反宪法、恶意攻击国家领导人和妄议十八大的文章信息,被要求关闭一个月整顿自查。这次当局整顿力度之大、关闭网站之多近年来罕见。 对此有分析认为,乌有之乡等网站错误地把当局正在逐步放手的政治讨论自由“异化”为政治谣言自由,并以此传谣逐利,成为导致当局整顿的主要原因。 目前外界普遍认为今天的中国,正在进入自80年代之后新的一场有关意识形态方面的大辩论之中,诸如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此类有明显派系标签、以讨论时局为主要内容的网站也是借了这股“东风”,从而迅速吸引了大量受众。鉴于中国目前存在的贫富分化情况,怀念毛时代相对公平现象的思潮开始回流,一大批渴望公平、正义的普通民众和有左倾思想的学者开始寻找这种能够发声、有所共鸣的地方,大批此类网站应运而生。仅以乌有之乡为例,据公开数据显示,自2003年创建之后,乌有之乡的点击量逐年上升,尤其在薄熙来执掌重庆后更是通过和重庆市政府的联姻而频频进入公众视野。伴随着网站和受众的不断互动,这些左派网站也从草创时期的中左立场渐渐向极左发展,甚至发出全面肯定文革的声音。同理,代表右派的选举和治理网、凯迪社区也是一样。 但这是否意味着这些以讨论时局和意识形态为主要内容的网站真的以改变中国政治生态为己任?恐不尽然。同样以乌有之乡为例,乌有之乡创建者范景刚曾表示,乌有之乡的盈利主要靠自身经营图书业务,另一方面也有普通读者捐款支持。而乌有之乡通过大肆渲染时局,发表极端化言论,不仅能卖出大量的图书,而且还会吸引到更多的捐款。 至于那些经常在此类网站上发表文章的学者来说,在扩大自身知名度的同时,也能为自己带来某些隐形的利润。例如被认为是大陆左派代表人物之一的孔庆东就曾公开表示自己曾接受重庆方面百万资助用于推广“重庆模式”。可以说,今天中国舆论环境下左右两边走的较远的网站,基本上都是以政治目的之名,行商业逐利之实。 谣言工厂带来大量利润 当极端言论乃至讨论十八大时局都已无法继续吸引眼球之时,在商业利益的催动之下,另一种对中国社会危害更为严重的形式开始出现,那就是谣言。 仅以3月份大陆网络纷纷流传的“京城枪响”、“军车如林”的谣言为例,事后证明北京市民当时的普遍观感是一切如常,毫无紧张。因此可以基本判定,即使当时情况是中共高层因为“薄熙来事件”而产生某些意见上的不一致,但也绝不至于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可是逻辑的理性往往战胜不了传谣的刺激感,以至于这则谣言流传甚广,使得不少打算来京旅游、出差的外地人纷纷改变行程。 当此类政治谣言流传之时,不少民众乍听之下第一反应即使前往乌有之乡、凯迪社区等网站论坛一窥究竟。由于这些论坛大都是网友发帖,不需负担过多责任,因此在消息尚未确定情况下往往添油加醋,而这些网站的管理者也基于网站点击的考虑,睁一眼闭一眼,对这些“谣言帖”视而不见,从而再一次将谣言传播扩大化。 因此在3月30日,当局将谣传“军车进京、北京出事”6位网民拘捕,关闭16家网站,并对新浪和腾讯微博被严肃批评。 乌有之乡不是“政治家” 事实上,这种谣言的大肆传播在以往的中共控制下的媒体环境中极为少见,因为在中共的传统媒体观中,毛泽东提出的“政治家办报”一直是最主要的方针,办报人要有党性,讲政治,是党的喉舌,是一个政治问题,一种“教导”或“驯化”民众的“治理术”。中共作为大脑得心应手的指挥着自己的“笔杆子”,社会主义的理论遗产将“新闻、自由”界定为首先是免于私人牟利的自由。这种情况之下,谣言难以传播。 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第四权力”概念以及媒体市场化、私有化和放松管制等西方媒体观被愈来愈多的被中国媒体从业者所接受,中国官方也在主动尝试有步骤的放松媒体管制,让部分媒体进入市场竞争。这种放松催生了大批体制外的以讨论意识形态为主要内容的左右派网站诞生。不过从另一个方面说,作为媒体,虽然今天乌有之乡、凯迪社区此类网站言必共和、民主、政治,但是他们并不是当局眼中的“政治家”,仅仅是借“政治家”之名进行商业经营,并在利益的趋势下将意识形态的讨论引向中共不可控的方向,这从根本上违背了中共的意愿。 虽然不少大陆媒体从业人士都对当局目前管控舆论的现状有所不满,但是此次要求乌有之乡等网站自查整顿却未出现反弹。毕竟在近十年来,中共对于舆论还是有所放开的,媒体能够参与的事件尺度也越来越大。中共也正在从“办报”走向“管报”、从“球员”走向“裁判”、从参与者、管制者转变为管理者,这应该说是一种进步。当它发现业界出现过于保守的时候,会适当放松舆论,同样,当媒体出现过度自由化的倾向时,也会通过行政手段收紧调控,正如现在这样。 商业媒体传谣 喉舌媒体辟谣 中共对于谣言的传播除了通过行政手段对媒体进行干预外,另一个重要的措施就是由仍处体制内的“喉舌媒体”进行辟谣。 据一位熟悉中国媒体现状的专业人士介绍,在中共的思维里,想最终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建立公益性媒体和商业性媒体共存、类似于“一国两制”的媒体市场局面,公益性媒体,即民众通常所说的党媒、官媒等“喉舌”媒体负责舆论引导,资金来源主要靠政府摊牌或者财政补贴。商业性媒体负责民众娱乐、生活需要,也是现在中共所倡导媒体改制的主体,最终目标是走向市场,实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积累、自我发展”。可是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进入市场化的媒体作为企业的天然向心力使得中共对于“喉舌”的操控不再得心应手,包括对于谣言的控制。 虽然商业性媒体处于吸引受众,商业逐利的目的投机政治、并自产自销大量谣言,但是鉴于中共一贯谨慎行事的党性特征,也应会预料到在告别封闭的舆论环境、逐步放开媒体市场时会遇到此类情况的发生,因此在这时,喉舌媒体开始发挥出其存在的必要性。例如在近期谣言传播的混乱期,《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接连发文《网络家园决不能任由谣言疯长》、《对网络谣言不可等闲视之 》等文章,强调对网络谣言进行抵制,而这些文章也纷纷被各大商业媒体转载,对浮躁期的中国社会起到了正本清源的作用。虽然某些时候喉舌媒体千篇一律的“面孔”和“口气”令读者生厌,但是在现阶段中国舆论环境下打击谣言,平稳民心方面,仍有其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