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被屋主深…

逛被屋主深埋地下的由谭嗣同题名的石碑就是参加参加维新变法的“罪证”。


门当上的图案是一个络腮胡子的胡人和一个被锁链套住的狮子。寓意很明显:从北方草原来的满人就是来驾驭汉人的。


青铜马在文革中失去了四条腿。


金箔匾。


出了国子监,上了鼓楼东大街。这里每家临街房都把墙壁打开改为商店,其他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此外就是街边的公共厕所都修缮了,只是从里面冒出来的还是从前的那个味儿。


这家仅把屋子割让出一两米的地方开辟为商店,因此只是临街的玻璃橱窗。顾客站在大街上选择商品,再由店主打开橱窗出售。


鼓楼东大街的一户人家。这里和隔几条胡同的国子监有天壤之别。贫富差别,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


任凭外面风云变幻,这里似乎从未改变,我想再过十几年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在往西走几步,就到了南锣鼓巷。



南锣鼓巷现在可以说驰名中外,外国游客到北京观光,来这里是个固定的节目。


可我看了有点失望,感觉是商业气息太重,没有多少文化创新,店里摆的东西大都雷同。比较起来,我还是更喜欢798,那里艺术家更多些。



看来外国人很喜欢这里。


坐在里面喝喝茶倒也不错。


这家很干净的丝绸店的对面是卖烤肉串的,很多人就站在当街攥一把羊肉串啃。女店主显然不胜其扰,因此贴出告示:吃完再进!


这家店主生意做的很潇洒。


这家买鸡翅的牌子不知为何要倒着挂。“已售完”三个字倒是看得真切。




南锣鼓巷的店家都不准拍照,所有照片都是匆匆在门外拍下的。我发觉如今北京的商场、小区大都不准照。如今的商业保护意识都强了。






抬头一看,这家还是个连锁店呢。


商品上印一些语不雷人死不休的文字是如今北京商家的卖点。




小茶馆很有情调。


请问哪里有厕所?


向古迹靠拢,这是趋势。


又是古迹。


与南锣鼓巷交叉的沙井胡同口有一个古色古香的巷史介绍木牌。别看胡同其貌不扬,历史可谓悠久。


再往前走几步到黑芝麻胡同,发现也有这样一个牌子。


这里看来很忙,集工会、党委、社会服务于一处。在抓紧赚老外的银子的同时,党的建设一刻不能放松啊。


南锣居委会的告示牌。看来工作很认真。


另一个与南锣鼓巷交叉的帽儿胡同。有居民在晒太阳。


帽儿胡同的一个大院。


这条胡同叫什么忘记了。


胡同里的磨刀师傅。“磨不磨刀?不磨就看刀!”看来那位女士有点被吓着了。我这张照片不久就会很珍贵了吧?


小巷大戏今晚就要开场了。想起了小时候唱的歌谣:“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


出了南锣鼓巷再往西走几步就到了另一个赫赫有名的胡同:烟袋斜街。


细雨中的烟袋斜街显得有点冷清,但很整洁。


烟袋斜街的茶庄。我发现如今北京的小商家生意不见得红火,但都做得很认真。看这样精致的小店,有点莫名的感动。


烟袋斜街尽头的银锭桥是个有名的景点。


记得小时候站在银锭桥上,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远处的西山呢。


银锭桥边著名的烤肉季,去过两次。一次是几十年前与女友,另一次是几年前与父母,印象都很深,但感觉都不太好。


后海。


什刹海。


什刹海过去是天然游泳场,收二分钱门票。我常去,后来办了深水证,就有资格游到水中间的小岛上去。游完泳就花一毛钱买一兜子西红柿,一路吃到家。


如今不准游泳了,沿岸开起一家接一家的餐馆。


香港撒尿牛丸?听起来怪吓人的。


当年一同戏水的小伙伴们今何在?


什刹海一号居然是外国馆子,前门大街一号也是星巴克。还得说人家财大气粗吧?


虽然细雨蒙蒙,什刹海还是秀丽动人。远处可以看到鼓楼。

北京,永远让人回味。

Advertisements
Aside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