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最近爆火的一篇热贴:大刀向愤青头上砍去!

如果你说你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么你八成是搞错了。

一·愤青是怎么炼成的

如果你说中国不好,可能被视为西奴;如果你说美国好,就会被视为美狗;如果你说不想做中国人,想做美国人,你将是十恶不赦的汉奸。如果你说中国很好,不想去移民,你将是拿钱发帖的五毛。如果你什么都不说,只是悄悄把中国国籍变成美国国籍,你将会是一个成功人士;若你同时能献身于主旋律文化,教导中国人怎样才算爱国,你就是一个海外赤子了。但不管是西奴,美狗,五毛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假使我说GTR,很多人会不知所云,可倘若我说愤青,那几乎就人尽皆知了。愤青的意思七七八八有许多种,但都基于一个核心意思,指的是对国家,政治,思想,文化,军事,教育等方面的现状表示不满的人。但愤青不单单从字面上理解为“愤怒的青年”的意思,只是由于青年表现的突出,所以泛指青年。愤青一词最早来源于德语,是“无知冲动青年”意思。但五四运动中的愤青并不叫愤青,而叫做先进的知识分子。如今经过岁月的洗礼,愤青的几多变迁终于落叶归根,追根朔原也算是阿弥陀佛功德圆满了。

好象已经很多年了,好象也没有过多久,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政治老师一提起资本主义制度就义愤填膺,大人们一谈到资本主义社会就气愤难平,仿佛资本主义一直与险恶,邪恶,罪恶相生相息如影随形,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是尔虞我诈,亲情淡薄,金钱至上,荒淫无诞,灭绝人性的,活脱脱的一个人间地狱。大家一直一传十十传百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好象当真亲身经历切身体会过水深火热一般。当然,事到如今,一切流言不攻自破真相也不言而喻。

然而流言喇叭们却是极其无耻而又巧妙的,一到事实证明了他们是在撒谎的时,他们就如老僧入定,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一下子也看破红尘立地成佛了,但是流言不会因此止步,因为又会来另外一批。当然,现在社会主义这种好那种好的云云种种还是存在的,只是久不曾再见到有谁动不动还提社会主义最高阶段共产主义社会了,不过,什么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最优秀的制度,什么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之类的还是不绝于耳。总而言之就是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妙社会主义哌哌叫,我们一旦离开了社会主义,好象就会天昏地暗直接到了世界末日了。似乎,我们也并没有受过流言的骗,因为我们好象并不能用真正的所谓的专业术语去分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差别。当然,如果请相关部门相关专家来,讲起来如长江之水天上流哗哗啦啦流它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而且还不带重复的。但是理想是会很丰满的,而现实又是很骨干的。不过国富民强就像乳沟,挤挤还是有的。但其实与之相对的民富国强却不是外国的专利,中国早已有之,从商鞅变法开始,中国改革政治家一直喊的就是民富国强,可到了后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富民强就成为了口号的主旋律。中国古代的民富国强其实也只是喊喊口号而已,就跟太平天国的提出的“大同世界”一样忽悠老百姓用的。

中国社会代代相传,脉脉相承,可是无论哪朝哪代何时何期,从来穷的就只有人民,很少听到执政阶级穷过的,相反不是最后一代平常时期富裕的有些不可思议。以前国家富裕不富裕暂且不提,但是今天国家富裕已经成为了公认的事实。但是国富了民强了吗?中国人还有自信力吗?不久前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了。想一想,三十年前,仅仅一个“赶美超英”的政治口号就把我们整个民族煽动的如痴如醉,如今终于“梦想成真”,“打败日本”,把英国甚至真个欧洲都抛到后面了,但是反观中国人民竟然是如此淡定,脸上看不到高兴兴奋的表情,如此深不可测的态度令人有些惶恐和可怕。因为,这好象跟我们普通民众并没有多大的关系,看一看中国的世界之最屡见鲜,刷新世界吉尼斯纪录也如家常便饭。巨资修建政府大楼,巨大的公费报销也可以达到举世震惊的地步,巨资买他们国债救济他国,眼睛都不眨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的手笔,谁敢相信这是一个人均GDR排名在一百多名以后的拥有千万贫民的农业大国的作风。

如此巨大的反差难道还不发人深省?于是乎人们反省了,反省到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我们生活在每一天都充满着刺激的神奇时代。这是一个流氓谈文化的时代,这是一个土匪传道德的时代,这是一个法盲讲法治的时代,这是一个蛀虫喊廉政的时代,这是一个裸官叫爱国的时代,这是一个特供夸亲民的时代,这是一个删帖谈自由的时代,这是一个老爷谈公仆的时代,这是一个房奴要爱国的时代。于是乎现在的气象一变,以前的老调子什么歌舞升平,什么太平盛世,什么民主法治,什么中国崛起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慨和怒骂。仿佛一时间醍醐灌顶幡然醒悟了,发现这儿不好,那儿也不对了。于是乎很多人仿佛开始受了别人的骗开始骗别的人:愤青就是这么炼成的。

二·知名愤青的变迁和进化

儒家正统在国内可谓是源远流长,经久不息了,虽然孔家人的学说在国内不怎么受到现代人的重视,但是几千年的传统影响力可谓是根深蒂固。如果放在几千年前,我有些不懂为什么我们的圣贤要教育我们“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现在经历了社会千奇百态之后恍然大悟了,圣贤的话总结教给我们的经验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但是即便“勿视”“勿听”“勿言”“勿动”,但不等于我们就不感同身受,于是我们还是需要人去批判的。现在的社会不平的事情太多了,人们看多了也坐不住了,众生百相不久我们也好像开始觉悟了。一时间声音百出,可谓是百家争鸣了,声音虽然多,但并不代表每个愤青都能发出他的声音。我们渴望发出声音的同时也便开始寻找自己的代言人,假如这愤青说的话符合自己的口味和宗旨,那么他的声音就是我们的声音了。于是在众多愤青的杰出代表作为各种家风云而出了,于是乎这种愤青的身份就有了变化,换一句说就是进化了。

然而这类愤青的身份就有点微妙的,因为我们喜欢他并不是我们多了解他,仅仅是支持他文章的观点或者符合自己的口味罢了。也许他前一分钟还是道学家在义正言辞的谴责裸体二奶伤风败俗下一分钟已经上了二奶小蜜的床,也许上一秒还在强烈谴责官员如何腐败如何无耻,可能下一秒就收钱发帖了。这种事情在中国是屡见不鲜的,隔着电脑屏幕,谁也不知道网络的对面究竟是动物呢还是动物呢。做这种杰出的愤青是危险的,因为有点分不清所属的阵营,就好像是夹在强盗和官兵的平民,强盗来了,自然是敌对的,就定要打要杀的。然后官兵来了,似乎又变成是强盗一伙的,自然又是一阵打杀。说到这儿我忽然想到铁面无私的包大人的得力手下展昭了。要做一个十分安全的侠客自然是不能做匪徒流寇的,于是有的沉默了,变得老实了,说话也比较中庸,换句赞美的话就是成熟了。但有的是不满于现状的,虽然不敢对党派啊什么不能有盗心,或者说是不能有明面的反心,不敢指斥奸臣,也没机会为天子效力,于是跟一个好官员或者钦差大臣,给他当保镖,给他开路。这类愤青出身清白,说的话也没有坏处,虽然在钦差之下,究竟还是在平民之上的。而平民自然以为他是自己一伙的,于是还是安全的得名得利。

也许这样说有点含蓄有些人不知所云,那我们就来聊聊《水浒传》好了。《水浒传》的梁山好汉扯的旗帜是“替天行道”,这“替天行道”自然不是为民请愿,而是天子的天。他们反对的是天子手下称为奸臣的人,而不是天子,他们所打劫的平民或者是弱官小员,而不是将相。李逵劫法场的时候,抡起板斧来排头砍去,而所砍的是看客,而看书的时候我们还要拍手叫好的称赞水浒英雄好汉。一部《水浒传》最让人感到憋屈和愤怒的就是众英雄好汉一见就要低头要拜的及时雨大哥的最终居然招安了。其实我们犯了想当然的毛病了,而没有站在宋江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再加上这种亲戚那种家眷,而英雄好汉有个特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而与朝廷交战朝廷有人民养着,梁山好汉呢?而打战就要死人,死人之后自然还要照顾其亲眷,吃喝拉撒怎么办?时间短可以打打劫,时间长了终究会坐山吃空,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作为领导人自然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问题。而 “替天行道”自然是为天子做事,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局势所迫自然就要招安。招安之后自然要为国效力,于是乎不但能吃饱喝足而且还摇身一变就要去打新来的强盗,自然这新的强盗的旗帜依旧是“替天行道”,只不过换了一批罢了。

从愤青变成杰出愤青,从杰出愤青要么沉默,要么招安,最终成为奴才,去打压新的愤青。如此恶性循环的变迁和进化,如此愤青躁动也就等同于轰动一时悲剧收场的太平天国了。

三.大众愤青的心伤不起

前面提到的自然是变迁和进化后的愤青,一滴水也许无法改变什么,但是如果是千万滴连绵不绝自然可以成河成海了。可惜,我们却有些理想化了。中国人是比较老实和容易满足的,其秉性就是总喜欢中庸和调和。比如内战时期,GMD和 GCD选择的什么主义和什么主义道路虽有不同,但从表面宣传的消息却是殊途同归,总结起来就是要让中国人过上好日子。只不过区别在于:GMD说你们帮我打完战我给一万钱现在把钱留着发展经济,你们跟我走;而GCD说现在我把抢来的钱全部公平公正公开的平分了一人给十块,你们跟我走。面对这种选择,拿到手上的才是自己的,于是民心所向跟着伟大的红太阳去了。再比如,你一个人觉得这屋子太暗,想要在这里开一个窗户,当然所有的人是不情愿的。但如果你说这个屋子违法了,必须拆迁。他们就会重新选择,愿意开窗了。如果没有更激进的主张和足够的诱惑,他们的选择总是平和的改变。

中国的问题从来都是政治问题,倘若中国人都一心一意众志成城的话,那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可惜的是我们的愤青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我们时刻抱着挑剔的、持怀疑态度,有时不高兴,他们想指出观察中发现的问题,利用互联网的非实名性使得沉默的大多数有机会发表自己的看法。网络中流传一句话被大家深以为然,“现在的聪明人太多了,傻子明显就不够用了”。我刚开始觉得挺有道理的,后来转念一想,其实不然,我以为加一个聪明人之前加上一个“自以为”更为精确。全国首富李开复曾经总结了下:这类自以为的聪明人通常表现是容易轻信他人,常常抱着一点自以为的真相和凭空的猜测理所当然的当成是整个事件的真相。他们文化水平不高,缺乏理智和常识去处理问题。很容易被激怒,冲动而头脑发热,他们有时不只是大声嚷嚷,而且四处活动,我认为他们经常难以将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区分开来,他们有时不只是希望中国赢,还想让其他一些国家失败。

总结起来就是我们大多的愤青都是躲藏在爱国主义幌子下的流氓。流氓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闹了吵了先,不管结果会如何,先把过程参与了再说。第二个特点就是比较偏激,无论是谁,只要是站在为自己所反对的观点一方发表意见的,不管其观点如何,不论对错对他而言都是屈辱的,那是都要反驳的,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反驳。第三个特点就是,喜欢满嘴开火车,你说上山他会跟你说下海,你说往东的弊端他会说往东的利处。中国人向来喜欢拉帮结派,而且以内斗为乐的。比如大众瞩目熟知的公众事件,我们常常看到的一个现象就是在论坛微博什么的互联网上常常是掀起一场又一场的没有硝烟的充满口水的战争。然而他们只是求一时的快感,结果如何是不大会去关注的。当一个公众事件没有结束快要结束的时候,又斗志昂扬的参与到下一场的口水战之中。当然每件公共案例的结局也就不言而喻了,倘若你还在微博论坛继续呼吁,有的愤青还会眉毛一掀,眼睛一斜,鄙视的看着你,轻哼一声:“早就过时了。”之前流行“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这句话,现在改成“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

因为现在活跃在互联网的提倡社会变革道德建设的一般都是各种教授专家,各种学者学派。他们之中有的好像挺有影响力的,好像真的是一呼百应于是飘飘然起来了。其实不然,中国执政者最不怕的偏偏就是知识分子。因为先前的他们的小吵小闹可以当做是一种宣泄,毕竟憋久了会发生问题的,但是如果触及了根本,知识分子看到风向不对,一旦要到了要爆发的要开刀的一发之际,他们会在“爱国”的大帽子底下又闭上了眼睛。不是因为都没有正义感,也还有他们的无奈。就好像美国的自由女神雕像,看似代表正义和自由,其实却不过由于雕塑而禁锢了自由,因为自由女神雕像是没有权的。

愤青们有的不管是用心良苦还是别有用心,但是国家似乎不太懂得,人民似乎也不太理解,真有点像是戊戌变法中的革命人士,慷慨就义舍己为人不说,还把“革命”一词弄的声名狼藉,愤青的心真的是伤不起。

四.天苍苍野茫茫,我国愤青路在何方?

大约人们一遇到不大习惯的东西,总不免以为很奇怪,但是见多了见怪不怪之后也就习以为常了反而会觉得别的正常的有些奇怪。比如他生来只有一个睾丸,也不知道正常人只有两个睾丸,时间久了,以为正常人就只有一个睾丸,真当遇到别人有两个睾丸的在别人还来得及笑之前还先笑了起来。不正常的人以为自己正常并且认为别人不正常,这个就是我们愤青的通病了。印度人是早知道的,有一个很普通的比喻。他们说:一个老翁和一个孩子用一匹驴子驮着货物去出卖,货卖去了,孩子骑驴回来,老翁跟着走。但路人责备他了,说是不晓事,叫老年人徒步。他们便换了一个地位,而旁人又说老人忍心;老人忙将孩子抱到鞍鞒上,后来看见的人却说他们残酷;于是都下来,走了不久,可又有人笑他们了,说他们是呆子,空着现成的驴子却不骑。于是老人对孩子叹息道,我们只剩了一个办法了,是我们两人抬着驴子走。

韩寒说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相信很多懂,不过要怎么解释却也有些难得,不过我们的官员还是有才的,用他们的话来解释的话更以为通俗易通和精妙,周口市市长张海钦大话中国一句破天机:“人民连屁也不算!什么公检法都是党的打手。叫他们打谁他们打谁,就是不打主政领导。人大政协工会都是党的花架子,让他们摆着‘代表’人民的,其实人民连屁也不算,一亿人的话,不顶一个官的话。在中国除了官是人,老百姓都不是人。

在别拿村长不当官的年代,市长就可以一手遮天了。市长的话让众多的人得到了启发,一亿人不顶一个官,于是当官才有权。李承鹏五岳散人等等纷纷义无反顾的走上了竞选之路。我不对他们抱有任何偏见,相反还很欣赏他们的文章内容,真的是为民请愿。但是却不能忽视规则和领域。也许他们能看出问题却不代表着他们就能解决问题。也许他们能在文字的领域呼风唤雨,但却不代表在政治路上能一帆风顺。就好比让姚明去跨栏刘翔去打篮球,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当然有的也成功了,比如汪精卫,比如毛泽东。

那么天苍苍野茫茫我们的路在何方呢?其实我们中国的问题是最没有变化的,要说的问题也是最老的,里面的思想却是最旧的。但很奇怪,我们的改变却与别国不一样,那些老问题还没有解决完,却已经亡国了好几次。明朝当时国力是世界之最,但随着发展问题也就来了,贪官污吏,强盗横行,世风日下,道德失衡,金钱至上。于是明朝的末代皇帝又要解决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解决,清朝就来了。明朝的灭亡,就代表着问题解决了吗?不,是遗留给了清朝。而清朝以前是看不起中国人的,后来还是觉得中国的老路好走,终究还是按照清朝的路走下去。按照以前的路走下去终究还是会遇到明朝的瓶颈,于是还是要解决的。可惜中国人是没有多少时间给清朝的,于是辛亥革命来了。辛亥革命之后的中华民国还是按照老路走下去,以前的问题终究还是问题,当然也还是来不及解决的,中华民国的问题没有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来了。

如此历史就是一个坑,一个又一个的朝代掉进去周而复始。朝代如此,愤青也如此。

结束语:化学老师问:“家里煤气泄漏怎么办?”起身说道: “抽根烟冷静冷静。”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