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1

【英国《观察家报》网站11月20日文章】题:世界末日真要来了吗?(作者阿洛科·杰哈)

自从35亿年前地球上出现生命以来,脆弱的世间万物就一直生活在灭绝的阴影中。在这个星球上,灭绝是常态———在已知进化而成的40亿个物种中,有99%已经灭绝,特别是在过去5亿年中,不为人察觉的物种灭绝速度加快了5倍。某种东西(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把地球变成了完全不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在每一次大灭绝中,有75%以上的现有物种会在一段时期内灭亡,而从地质学上来说,这样一段时期只是一瞬间。 英国开放大学的陨石专家莫妮卡·格雷迪认为,近地天体与地球相撞只是个迟早的问题,而不是会否的问题。她说:“大多数小天体在到达地球大气层时会化为灰烬,不会撞上地球。但每隔几十万年就会有一个直径超过1公里的近地天体与地球相撞,每几亿年就会有一个直径超过6公里、可能引发大灭绝的近地天体与地球相撞。我们早该撞上一个大家伙了。” 改造世界毁灭地球 但事实上,人类面临的最大风险也许来自我们自身的活动。我们这个物种具有地球生命史上独一无二的能力,是第一个能够改造这个世界的物种。但我们也可能毁灭这个世界。 人类造成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这些威胁来自气候变化、过度污染、自然资源枯竭以及疯狂的核武器。我们自冒风险,胡乱修补我们的基因和原子。纳米技术、合成生物学和转基因技术很可能给我们带来更好的食物、更安全的药品和更加干净的世界,但如果滥用或贸然行事的话,它们也可能出问题。 英国皇家学会前主席、皇家天文学家马丁·里斯在2003年的《我们的最后一个世纪?》一书中警告,鉴于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能够产生全球影响的技术,比如生物恐怖主义和可能产生反作用的分子纳米技术,人类文明延续到2100年之后的几率不超过50%。 人类近期取得的更伟大成就不断地带来潜在的危险。我们的社会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电脑化并联系在一起,在贸易、学习、教育和沟通方面令我们获益匪浅。但这样的相互联系也可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播病毒(不管是人类病毒还是电脑病毒)。一个掌握技术的恐怖组织(或智能机器)就能够破坏电力系统,窃取或删除金融数据,切断供应链,而所有这些对于现代社会的运转都是至关重要的。美国的数字系统故障可能在几秒钟之内蔓延至中国或澳大利亚。 人类灭亡方式多样 美国情报高级研究计划署的项目主管杰森·马西尼常常思考人类可能面临灭绝之虞的方式。在2007年为《风险分析》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他探讨了太阳不可避免的灭亡问题。他写道:“十亿年后,太阳将进入红巨星阶段,导致地球的温度升至1000摄氏度以上,烤化我们的大气层,最终形成一个行星状星云,把地球变成一个不宜居的星球。如果我们移居到其他星系,或许能够比太阳活得更长久。我们可能再活100万亿年,直到所有恒星都开始燃烧殆尽。如果我们能够利用非恒星能源,或许还能再活长一些。” 这听上去都充满了希望,但宇宙还留了几手。马西尼写道,很难想象人类怎样才能在核物质衰变后继续存活下去。核物质被认为将在1032年至1041年后衰变。 他写道:“物理学似乎支持卡夫卡说的那句话,‘希望是无限的’,但对我们来说并非如此。虽然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人类或人类的后代再活1041年是可能的,但人类似乎不大可能活那么长时间。现代人已经存在了20万年,我们最近的近亲直立人存在了180万年左右。哺乳动物物种存在时间的中位数为220万年左右。” 我们是否应该为这些末日预言感到担心,特别是在一个信用缩水的世界里?英国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所长、哲学家尼克·博斯特罗姆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世界经济论坛2006年探讨全球灾难的小组讨论会上,博斯特罗姆给出的建议是:“就生存风险而言,我们需要做的既不是置之不理,也不是灰心丧气,而是努力认清它们并采取最有效的措施使世界变得更加安全。”一句话,防患于未然。 =================================================================== 原文如下:不是1041年,是十的四十一次方年。人类生存在这个星球上真的很艰难。 Is the end of the world really nigh? Science is moving ever closer to understanding how, and when, humanity may be extinguished reddit this Comments (296)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